注册
关闭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发布于 2019-04-19 阅读数 3705

专访火币全球站CEO翁晓奇:救火和开拓

自去年8月加入火币之后,翁晓奇(花名:七爷)在集团内部的职位不断提升,从市场VP到火币全球站CEO。当前,在李林和朱嘉伟不怎么公开发声后,翁晓奇成了火币对外的发言人,不仅参加各种分享,还和何一开撕。

七爷加入火币的时间点,正是加密货币市场形势急转直下之际,随着行业转熊,火币在牛市中的各种问题都被暴露出来,上币争议、裁员风波接踵而至。

七爷称,他成为火币全球站CEO后,一方面在做新业务,另一方面在救火。

4月17日,被称为“救火员”的七爷在火币总部接受深链财经的独家专访。由于之前一晚忙着Huobi Prime的二期项目收尾,其几乎彻夜未眠。

在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中,除了谈论当前的Huobi Prime和火币的战略布局外,还回应了火币之前的裁员风波,以及自己的职业选择等问题。

【深链原创】

文丨易小点

专访火币全球站CEO翁晓奇:救火和开拓

抢购具有仪式感

深链财经:Huobi Prime第二期已经完成,相比较第一期,从内部角度看,有哪些成功和不足?

七爷:一期成功营销,二期做好了口碑,大家对三期会有更多的期待。第一期中签比例过低,第二期进行了优化,至少还有阳光普照,所以不会亏。

深链财经:Huobi Prime第三期项目什么时间上?

七爷:二期抢购结束当晚,我们已经开始部署三期安排,具体准备什么时间上,目前我们还没有硬性规定。

深链财经:Huobi Prime第一期和第二期的规则有变化,以后还会继续变换规则吗?

七爷:抢购会因为短期集中性,而充满仪式感。第二期项目,如果在第一轮便抢到份额,高点去卖,大概能赚到10万元左右,这足够有动力让大家来参与。

我们通过用户反馈与数据分析,认为抢购的诱惑力依旧较大,后续会缜密复盘整个过程的数据表现,看有没有需要去改。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三期的规则中,用户持仓HT的要求会继续保持,也可能不会低于二期。

深链财经:Huobi Prime在拟上项目保密上,做了哪些努力?

七爷:市场中出现的传言绝大部分都是谣言,很多是一些小交易所,借Huobi Prime来炒作某个资产,每次P的图跟真的一样,防不胜防。

针对内部纰漏问题,我们有非常严格的保密措施和流程,包括进行了内部混淆,但做到完全保密也是极其困难的。以及项目方在和社区进行汇报时,社区在发酵时也可能出现以讹传讹的现象,这部分防范也很困难。

深链财经:市场很多观点认为类IEO这个模式已经凉了,对此,你怎么看?

七爷:仅就IEO而言,我们确实观察到,因为本身的模式问题、合规问题,包括被一些交易所“玩坏”,坊间已经出现了大量的质疑,认为“IEO凉凉”。

我之前提到过,Prime的目的正是抗击IEO,因为我们认为真正好的落地项目,需要的不是融资,而是稀缺的市场营销资源,充分的营销曝光能给项目带来很大的势能,帮助项目加快落地。

深链财经:Huobi Prime会继续持续多久?火币内部对 Prime 的评价是怎样的?

七爷:Huobi Prime被定义为营销平台,目前是阶段性的成功,我们会持续做下去。

Huobi Prime在整个火币集团中是很受期待的,调动了短期可调动的大部分资源,其中最宝贵的资源就是李林的时间。

创新和治理

深链财经:目前,火币的传统上币进展如何?和Huobi Prime会有冲突吗?

七爷:币种作为交易所核心资产,是一个金字塔结构。Huobi Prime定位为塔尖项目,也就是行业头部资产。常规上币定位的是腰部以上资产,跟Prime的定位不太一样。按照Huobi Prime中硬性条件选择项目,我们会失去一些机会。

火币近期会着重宣传一个词“Prime Lite”,接下来的两周会推出。

Prime Lite解决的是交易所传统上币与Huobi Prime上币之间的问题。主要上线优质但不满足Huobi Prime要求的项目,整体与Huobi Prime结构性质很相似,但比较短平快。

深链财经:这几天币安下架了BSV,行业内都比较关注,你怎么看?火币在下币方面,会怎么做?

七爷:如果对BSV的传闻属实,造假是一种作恶,与火币的价值观不符,火币鼓励一切对抗作恶的行为。但同时,上下架币种对于交易所是很严谨的行为,不应该因交易所管理者的偏好,演变成了骂街跟站队。我们不应该用这种方式去做这个事情。

我们一切还是会回归到用户的选择上面来,如果用户大面积的认为我们需要去对它进行下架,也会去考虑做。


我接手火币全球站后,一方面是开拓新的业务,另一方面也是对以前的一些业务进行整顿。之前在牛市,币价普涨,团队对上币环节可能伴随的风险考虑得比较粗糙,关于下币等问题接下来都会进行处理。

专访火币全球站CEO翁晓奇:救火和开拓

Q2回购HT的金额会更多

深链财经:4月16日,币安公布了2019年一季度销毁BNB的情况,火币是怎样看待自身第一季度回购情况?后续在HT回购上,有什么具体的安排吗?

七爷:回购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在火币内部由独立团队负责。这个季度我们回购的数量少了,其实是因为HT价格高了,我们平均回购价格为2.49美元。在高位去回购,主要是帮大家承担了抛压。

深链财经:为什么会形成抛压?

七爷:Q1增多的HT流通量,主要来自于2018年火币HADAX节点锁仓HT的解锁。

深链财经:HADAX锁仓情况,在未来的一段时间中是怎样的?

七爷:目前,HADAX中锁仓的HT差不多已经释放完毕,可以理解为利空差不多尽了。

深链财经:很多人都关心HT的价格情况,你怎么看待HT的价格波动?

七爷:它是一个调整的过程,对于整个HT的发展会更有利,我们会注重在HT本身的赋能上,所以后面会有更多的利好出来。

深链财经:你曾经表示,公链依然是一个值得all in的方向,火币公链目前的进展如何?下一步会有什么安排吗?

七爷:公链在火币内部是独立部门进行运作的,公链实际上很难,目前行业中的公链多数是在以太坊和EOS基础上进行修修补补或微创新,这些我们也很容易做到,但我们不想这么做。

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在选择上也很慎重,对公链的探索是一个长期复杂的过程。我们会在Q2靠后的时候正式披露火币公链计划。


深链财经:火币下一步的战略重点是什么?

七爷:战略聚焦在3+3+N上,所有资源管理的重心也都会围绕着3+3+N。

其中,第一个3是指,火币全球站、火币OTC、火币合约 ;第二个3是指,3个本地站,火币韩国、火币美国、火币日本;N是指,火币云。

专访火币全球站CEO翁晓奇:救火和开拓

2018年火币比较膨胀

深链财经:2018年是加密货币由牛转熊的一年,火币内部对过去一年是如何总结的?

七爷:2018年是膨胀的一年,也是向死而生的一年。

之前李林也在公开场合说过,过去我们比较膨胀,比如布局了12个国家的合规团队,最后发现很多市场其实不好打,而且还不成熟。

不足部分是在牛转熊的过程,我们没有足够快去适应这个节奏,反而最熊时在不断地进人,扩大业务,这是一个很大的教训。


当然我们不是说扩张业务就绝对是错,而是说在一个不好的节点做这个事情是事倍功半。

过度的膨胀,确实带来了肥胖症,导致内部效率不高,资源浪费等。未来,我们会在成本可控的节奏上,继续相对稳健地推进。


深链财经:合规方面,火币在世界各地拿合法牌照以及建立分公司或团队,探索过程中,火币的经验是怎样的?

七爷:我们目前的战略主要聚焦在美日韩,包括直布罗陀等地,迪拜、泰国这些新兴国家地区,我们还是会做积极响应,但不会像之前那么大布局,步调跟节奏会更稳健一些。

目前在各个国家,我们都用最合规的方式去做,没有一个交易所像我们用这么大力度和代价去做合规。像我们在日本买的牌照,就花了大价钱。

美国的运营成本同样很高,我们依然一个州一个州都在申请License。韩国也是。我们完全可以跟部分流亡交易所一样选择不合规的路线,团队躲起来就好,但我们没有这么做。

深链财经:2018年下半年,市场中很多关于火币裁员的消息,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七爷:裁员是从1400人,减少至现在不满1100人。之前的急速扩张,带来人员冗余,沟通成本高,运营成本大,关键事情还办不好。

我们是将相对冗余的部分去掉之后,整体绩效提升非常明显。以科学合理的人员配置作为出发点,深耕提效,大家的凝聚力和文化又凝聚在一个支点上面。

接下来,人员的优化会持续去做,我们的出发点不是减少成本,而是提升效率。


专访火币全球站CEO翁晓奇:救火和开拓

我立有军令状

深链财经:之前你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去年是在什么契机下加入火币的?

七爷:其实我在2010年就开始拿电脑显卡挖矿了,挖了好多比特币,那会儿也没在意,后来换电脑,也都丢失了。而后,虚拟货币市场转好时,我几进几出,都是一些小仓位,然后也挣了点钱。

直到2017年牛市,大概1.2万美金时进场,全仓后被深套,我就开始反思,觉得我对比特币的洞察是有问题的,不然我2010年进场的一个人为何居然会亏钱?

加入火币前,对这个行业一直是怀着极客心理和投机心理。正好2018年,猎头公司来找我,我就同李林和朱嘉伟聊了聊。

深链财经:当时和李林聊了什么?

七爷:我们交换了一些意见,关于互联网和区块链的未来,包括我们对业务方面的看法,我发现我们的价值观和对待用户的态度是高度一致的。

近距离接触后,发现李林非常务实,也非常关注用户体验,他做事情已经不再是追求财富。李林有一个高级炫富,很多人说一闭眼一睁眼,一个亿没了!熊市下资产浮亏,很多人都是开玩笑,但他是真的。

现在他还这么辛苦,不是为了挣钱,而是高层次的自我实现,希望推动行业真正落地,凭借自身努力让社会运转更高效。这一点很打动我,让我感觉到,跟他一起或许能改变一个时代。

深链财经:在外界看来,你在火币内部的升职速度很快,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七爷:我擅长解决问题,碰巧适合这个阶段的火币。当时加入火币时,为了证明自己,我说我先从市场VP开始做起,而我之前在借贷宝已经是高级VP。升职是一种表象,背后是不断探寻问题本质、解决问题。相比升职,我更享受解决问题的过程。

深链财经:作为理工科码农,为何在从业经历中,去做了市场呢?

七爷:我高中就开始编程,做了十年码农,整整写了十年代码。在创业时,因为没有好的产品经理,我只能自己转型,后来在百度、搜狐、借贷宝工作时,一直都是产品经理的角色。

在借贷宝后期多次转型,都是临危受命相继负责了运营、市场、公关等。我最大特色可能是一个救火队员。

深链财经:P2P金融现在成了过街老鼠,而加密货币市场也备受质疑,你却从一个争议的行业进入另一个更具有争议的行业,而且还是在市场变差的时候进入,为什么这么选择?

七爷:整个P2P行业太浑浊了,有很多违法违规的事情,但我还是认为借贷宝到目前为止是一股清流,它在整个商业模式上彻底不碰钱。火币在行业中也是选择用最合规的方式去做业务。

总结下来,我的个人天性中有种希望站在时代前沿的冲动。行业受争议,也意味着受瞩目,本身不是坏事。只要在从业过程中,坚持初心,不作恶,就能凭借努力,为行业和用户创造价值。

深链财经:有消息称,火币高管压力都特别大,做的不好随时准备走人,是这样的吗?

七爷:我自己都立军令状,向死而生,没什么。

本文为深链Deepchain(ID:deepchainvip)原创。未经授权,禁止擅自转载。

  • 0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