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Hanada

Hanada

发布于 2019-01-08 阅读数 5019

2018年币圈死亡黑色名单(中)

最近最引人关注的疑似跑路事件的主人公,应该是点付大头张银海了。作为币圈早期知名投资人,张银海曾成功投资了新经币,元界,IOTA,量子链,Tezos等众多加密数字货币项目,均获得超额收益。但是在今年这轮飞流直下的熊市中,其投资的30多个项目亏损了8个亿。于是,在同一天,点付大头创始的千方基金人去楼空,大门紧锁,其参与的GJ交易平台显示系统维护,停止服务,LBTC团队也传出解散的消息。

既然作为币圈知名投资人,传出跑路的消息总是要给出一些回应。面对媒体点付大头对于千方基金亏损的解释是千方基金确实亏损了 8 亿元,但这是相对于最高点而言,并且主要为投资亏损,并不是所传的期货爆仓亏损。对于交易平台的关闭,点付大头给出的解释是监管收严,他作为投资人受到一些压力,于是关闭维护,至于具体原因不愿意多谈。对于 GJ 的投资人,点付大头团队给出的解决方案是退币。目前退币工作已经在推进,大约退了 150 个以太坊。至于跑路传闻,点付大头回应,并没有跑路,只是转移到国外。

即便对于传言点付大头都给出了解释,但不得不说一句,或创立或参与的三个项目突然同时停止是不是太过巧合?在熊市中投资亏损是正常现象,但千方基金由于近期搞量化交易、期货交易,4 个账户一直做多比特币,结果被爆仓的消息也未必就是空穴来风;自“94禁令以来政府的态度虽然明确,但是也没有具体的条例出台加强监管,GJ停摆的借口未免太过牵强,又偏偏在这样的时间点闪电比特币团队也解散了,虽然否认跑路,但留下的已经是一地鸡毛,GJ和千方基金员工被拖欠的工资到现在也没有着落。若真的想要做海外战略转移,国内的收尾工作应做妥善处理再有所行动,跑路事实基本可以石锤,承认与否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要说币圈名人的跑路,点付大头绝对不是第一个,除了去而复返的李笑来,放弃了坚定信仰的徐小平等人,今年11月初的时候,曾经扬言要干掉数据垄断,干掉谷歌,挑战BATCDC创始人杨宁跑路事件也值得一说。

消费链CDC的运行模式是邀请用户上传线上线下的消费账单,给予CDC代币奖励,对顾客消费信息进行分类和储存,经过数据分析处理后可将商家广告精准投放。随着CDC团队不断构想推出公链生态,、小程序和DAPP等产品,代币的价格却一路走低,趋近于零,直到58日后,官网不再更新内容,514日后官方微博不再发布动态,甚至CDC独具特色的微信挖矿小程序也已关闭,到了115日火币全球站暂停了CDC在火币平台的所有交易及充值服务。

点付大头一样,在跑路传言出现的时候CDC创始人杨宁也出面澄清,我被收割了,团队都撤了。因为发现社区里有成员长期恶意操纵市场,所以通过释放流动性来把黑庄权益稀释,降低社区整体持币成本,进入宽松市场政策,让市场进入更良性的状态。35%流通,黑庄占20%,怎么继续?我被坑死了,维权无门啊。杨宁向媒体哭惨。但实际上,投资者对杨宁的演技并不买账,很快杨宁自导自演的贼喊捉贼戏码就败露了。55亿的锁仓币连同杨宁自持的3.6亿CDC分批转给了两位微信称呼分别为海浪和小星星的人,而这两位不断用锁仓币砸盘,引起投资人不满后,杨宁坐视不管,仍然继续转币,直至本应202021日或CDC主链上线后才会解锁的55亿锁仓币全部流出,杨宁套现,海浪和小星星也得以全身而退。

币圈是个大剧场,不仅大人物能够呼风唤雨,一些无名小卒也能够偶尔拨弄风云。321日,微博网友程序员的快乐发微博扬言可以在一个星期内攻破币安,如果成功,需要币安奖励1000个比特币。并且表示这纯粹是我和币安技术人员的一场实力大比拼,而且我觉得我的胜率在50%左右,希望币安迎接挑战。个人感觉在币安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入侵成功很多人可以做到,有准备的情况下入侵成功才是实力证明。此话一放出,感觉这位程序员的快乐好像真的实力不凡有两把刷子,毕竟币圈藏龙卧虎,偶尔出现一两个大神来小露锋芒也不足为奇,以至于当这位程序员的快乐表示需要网友赞助,并同时放出了自己的以太坊地址时,也有网友慷慨解囊支持了一下。

然而就在吃瓜群众摆好了小板凳准备欣赏小虾米勇对大鲨鱼的戏码时,剧情却急转直下,这位程序员的快乐在获得了11.8个以太坊资助后,随即删除个人微博,并转走其以太坊地址中所有代币。猝不及防的急刹车,给吃瓜群众看得一愣一愣,就为了这么几个以太坊跑路,实在是太没出息了。

  • 0
Hanada
Hanada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