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Hanada

Hanada

发布于 2019-01-03 阅读数 2632

创世区块十周年,一起来深刻理解比特币的哲学

比特币是一场社会实验,这场实验起源于一个“去中心化”的哲学思想,可以说这个思想是区块链行业的根,而种种数字货币和商业应用都可以当成是后来长出的枝叶,所以学习比特币最好还是从根出发,从思想出发。可惜大多数人结识比特币都是因为它的造富效应,关注点也从未从价格上离开,导致他们对比特币的理解依旧很肤浅。

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深入思考比特币的哲学,的确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创世区块十周年,一起来深刻理解比特币的哲学

1、变与不变

比特币本身是很难解释清楚的,任何试图将其与以往的概念作类比(不管是数字黄金还是网络货币)都难以窥其全貌。但不管你怎么类比,去中心化与不变性这两个基本特征都是必不可少的。(注:这里的“不变性”是指它的本质不变,而不是不可篡改)

比特币软件仅仅是整个系统的一小块,企图通过修改软件来改变比特币只不过是异想天开。一个人的确可以通过说服其他网络节点来达到改变比特币的目的,但这更像是一场心理上的游说,而不是一个软件工程师能做到的事。

下面这句话乍一听可能会觉得很荒诞,可我坚信这句话是十分深刻且正确的——你改变不了比特币,但比特币能改变你。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这句话有多深刻。有人觉得比特币的代码完全开源,他就可以轻松随意地在上面做改动而改变比特币了,这种想法正确吗?大错特错!不出所料的,比特币的创始人早就想到这点了。

比特币的本质在最初发布0.1版本之时就已经确定了,这项核心设计永远不会变。

——中本聪

很多人曾经试图改变比特币的本质,但他们无一例外地都失败了。尽管现在有了数不清的分叉币和山寨币,但比特币网络依旧做着第一个节点加入时所做的事。山寨币可能会死,分叉币可能会亡,只有比特币屹立不倒。它的生命会远远长于我们这些人的寿命。

比特币首次向人类展示了一种全新的生命形式,它活在网络上。它能活下来,因为它能给支持它的人经济回报。它不可篡改,无可争议,不会被贪腐,也无法被阻止。哪怕核战争毁灭了半个地球,比特币也依然会存在。

 ——Ralph Merkle

意识到上面这些让我颠覆了很多过去的观念。它改变了我的时间偏好,改变了我对经济的理解,改变了我的政治观点,甚至还改变了一些人的饮食。如果这一切听起来感觉很疯狂,没错,它就是很疯狂,而且还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比特币让我明白,它不会改变,我会。


2、稀缺的稀缺性

一般而言,科技的进步都是让资源变得更丰富,过去被当做奢饰品的东西,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都能享受到,这让现代人活得像以前的皇帝一样。正如Peter Diamandis之前写的那样:科技就是一场资源解放运动,它让曾经的稀缺变得不再稀缺。

比特币打破了这种趋势,它带来了一种真正稀缺的商品,有人甚至说它是全宇宙最稀有的东西之一。不管一个人费多大力气,比特币的总供应量都不会增加。

只有两样东西是真正稀缺的:时间、比特币。

——Saifedean Ammous

然而,看似矛盾的是,这种稀缺性是靠复制的手段实现的——交易被广播,区块被广播,账本也是分布式的,所有这些都是字符的复制。不仅如此,比特币甚至原打算在越来越多的电脑上复制自己,通过物质激励,让越来越多的人运行全节点,在网络中挖矿。

所有的这些复制,共同完美地创造了一种稀缺。

在这个富裕的时代,比特币教会了我什么才是真正的稀缺。


3、一个完美的故事

人们都喜欢美好的起源故事,而比特币的起源的确令人着迷。

谁是中本聪?他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团队?他是男是女?难不成是一个时间旅行的外星人,或是先进的AI?抛开种种怪异的理论,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中本聪是谁。

中本聪选择了匿名,他种下了比特币的种子,守护了足够长的时间来确保比特币网络不会死在萌芽期,然后他就消失了。

这种看似怪异的匿名实际上对实现真正的去中心化至关重要。没有中心化的管理,也没有中心化的权威,找不到发起者,就没有人可检举、拷问、勒索或是敲诈。多么完美的理念!

中本聪做过的最伟大的事情之一,就是消失。

—— Jimmy Song

自从比特币诞生以来,又有数以千计的加密货币被创造出来,但没有一个能够复制比特币的起源故事。想要超越比特币,就必须有一个更好的故事,在这场创意的战争中,故事决定了生存。

7000多年前,黄金被制成珠宝用于物物交换。黄金那迷人的光泽使它被当成是上帝的礼物。

就像古时的黄金一样,比特币也有可能被当成是上帝的馈赠。但与黄金不同的是,比特币的起源太人性化了,而且这一次,我们能够知道发展和维护比特币的上帝——他们分布在世界各地,有的匿名, 有的没有。

比特币教会了我,一个好的故事有多重要。


4、同一性问题

Nic Carter 写过一篇很赞的文章来讨论“比特币到底是什么”,在这篇文章中他提出了一个“忒修斯之船”式的难题:哪个比特币才是真正的比特币?(注:忒修斯之船是一种同一性的悖论——如果忒修斯的船上的木头被逐渐替换,直到所有的木头都不是原来的木头,那这艘船还是原来的那艘船吗?)

考虑到构成比特币的要素很少能够延续至今,它的代码库已经被翻新、修改、扩展,如今的比特币已经和它最初的版本千差万别,像多重签名技术和P2SH这样的核心特征也都是几年后才加进去的,今天的比特币协议已经不太像白皮书中描述的那样了。

的确,技术上的改进已经迫使我们不得不认真考虑类似这样的哲学问题。就像自动驾驶汽车早晚要面临现实版的“电车难题”,设计者们必须要抉择“哪一边的生命更重要”。

加密货币那备受争议的硬分叉也让我开始思考同一性问题。有趣的是,到目前为止两次意义重大的硬分叉有着截然相反的结果——2017年8月1日,比特币分裂成两个阵营(BTC和BCH),市场选择了最初那条链是比特币;2016年10月25日,以太坊也发生了分叉(ETC和ETH),这次市场承认了分出来的那条链才是以太坊。

分叉后的比特币还是原来的比特币吗?分叉后的以太坊还是原来的以太坊吗?这种“忒休斯之船”难题迟早要被回答。

5、比特币在哪

不考虑量子力学的话,“定位”在物理世界中基本不成问题,“它在哪”这个问题可以很容易地清楚明白地回答上来。但在数字世界里,这个问题就变得很棘手,不过也能回答。比如我问你,你的电子邮件到底存在哪里?你可能回答“在云服务器”(实际上就是在别人的电脑里)。而且如果你想追踪你的电子邮件在每一台存储设备上的备份,理论上你的确可以找到它们。

但如果要问“比特币在哪?”,你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吗?

这个问题有两处难点:第一,分布式账本有很多完整的备份,这就意味着账本很多地方都有;第二,比特币实际上并不存在,在物理世界中不存在,从技术角度看也不存在。

那么当你声称自己拥有比特币的时候,你实际上拥有的是什么?

比特币实际上是追踪了一套未花费的交易输出(UTXO),所以并没有一个能够代表比特币的实体,你所看到的比特币余额其实是UTXO的集合。而你真正拥有的,就是能够调用这些UTXO的私钥,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说“你的私钥就是你的比特币”。

6、言论自由的力量

比特币是一种思想,这种思想当前的表现形式,是一个纯粹由文本驱动的机器。比特币的方方面面都是文本:白皮书、软件的编程语言、账本、交易信息、公钥私钥……这些全是文本,而文本就等同于言论。

想要给思想定罪是极其困难的,更不用说只是一种基于文本交换的思想。每当官方试图给思想或言论定罪的时候,都不可避免地会导致一些很荒谬的局面,比如诞生出“非法数字”、“非法素数”这种奇葩。(非法数字:任何图像或程序都可被视为一个庞大的二进制数,如果图像涉及机密或色情,那对应的二进制数也违法,但这样人们在其他正常场合也不能使用这串数字)

只要世界上还有一处言论自由的角落,比特币就无法被阻止。在一个自由的社会,自由言论与自由软件都是不可阻挡的。

7、认知局限性

接触比特币其实会让人产生一种羞愧的体验。我过去以为自己懂很多知识(至少已经很懂计算机了),以为自己受过了良好的教育,现在我又学习了几年比特币的知识,所以我肯定已经完全理解了数字签名、哈希函数、加密技术、操作安全这些概念了吧?但事实是这样吗?

不,我错了。

学习比特币的基本原理并不容易,想全面而深入地理解它更是几乎不可能的。

现在我读书的速度已经跟不上书单增长的速度了,要读的文章和论文更是无穷无尽,这的确很打击人的自信。而且,比特币一直在进化,我们学习的速度几乎不可能跟得上它发展的速度。第一层的问题还没搞懂,第二层就已经搭建好了,而且第三层还正在搭建中……

比特币让我学会了谦虚,原来我在很多事情上都还知之甚少。

结语

今天是比特币创始区块十周年纪念日,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我们能送上的最好的礼物,大概就是让更多的人理解它吧。

祝比特币生日快乐!

  • 0
Hanada
Hanada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