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发布于 4周前 阅读数 9071

简单理解NFT:从生成艺术的角度

今天的NFT类似于2012年的比特币

这里不是说NFT的价格跟2012年的比特币类似,因为两者完全不是一种东西,无法在价格或价值层面进行比较。这里想说的是,世界对NFT的理解可能还类似于在2012年那时对比特币的理解。

当人们聊到NFT,往往会提到泡沫、炒作、对敲交易(一个用户多个账号来回交易,抬高价格)、毫无价值等等,总之,在不少人看来,NFT是毫无价值的。

2012年的时候,世界也是这么看比特币的。没有多大用处本身在这个世界一直存在。名画、钻石、珠宝、名表…….在刚出现的时候,它们又有多大的用处和价值?

如何简单理解NFT

NFT是很大的范畴,任何具有独一无二特性的内容都可以成为NFT,除了人们看到的艺术品、收藏品、游戏中的物品等,甚至连域名、提供流动性的LP代币、球赛门票等等都可以成为NFT。所以,用一篇文章囊括所有NFT是不现实的,不同类型的NFT其价值和用途也是不一样,有的没有明显的用处,如像素头像、生成艺术品等;有的则有非常具体的用途,例如门票、域名、游戏中的物品。

不可否认,NFT有很大的泡沫、有炒作、有对敲交易,本身也没有什么用,某种程度上,这些说法都是对的。不过,我们也要看到,人类的行为背后,本身是有需求支撑的。有需求,有交易,在它的背后还是隐藏了一些东西。

在本文中,主要从生成艺术品的角度,来探讨NFT,看看生成艺术品和区块链的结合,会不会有一些新东西?

生成艺术品NFT的土壤

生成艺术并非是新事物

生成艺术,英文为Generative Art,它是计算机技术和艺术结合的产物。它的生成不是直接由人类创作,而是通过算法来生成艺术品,算法有一套规则,在规则内可以自由发挥,最终得出独特的作品,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艺术家的某种理念。

生成艺术本身并不是新现象,它始于1960年代。它跟当时的各种艺术思潮发展也有关系,例如它跟达达主义在某些方面存在契合。达达主义追求一个有意思的状态:清醒的非理性状态,追求随性的艺术。达达主义本身是“反艺术”,它不喜欢传统美学秩序,对随机和偶然本身更感兴趣。

1984年,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s)给予生成艺术先行者Lillian Schwartz展示机会,让生成艺术进入世界舞台。

生成艺术与计算机技术的结合

首先从艺术发展自身的角度,生成艺术本身就是过去50年艺术发展的重要主题,其次,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生成艺术和计算机找到了结合点,这让生成艺术有了新的表达方式。

  •  生成艺术有它自身的艺术土壤

现代艺术先驱塞尚是艺术史上的重要画家,他对后来的马蒂斯和毕加索等人产生重要影响。现代艺术开始走向现代表达,而不再追求临摹和相似度。在这个过程中,艺术进入了纷呈的阶段,有热衷机器美学和技术的未来主义和构建主义;有关注自主性和随机性的达达主义;有大胆使用几何形状的新造型主义……

这些都是生成艺术发展的土壤,它并不是凭空而来。

  • 计算机技术的发展让生成艺术有了新的表达方式

如今,数字信息已经嵌入人们的生活中,人们对于数字物品开始熟悉。随着这一切的到来,人们从工业社会向数字社会转变,人们的工作、生活、娱乐也发生了根本变化,这同样重塑了人们对艺术的看法。

到了上个世纪90年底,在Murial Cooper、Ben Fry和Casey Reas等人推动下,促成了数字艺术平台“Processing”的诞生。它极大降低了艺术家们进入生成艺术的门槛。艺术家们不用担心昂贵的硬件或高超的编程技术。“Processing”软件推动了生成艺术的发展。其中,一位艺术家Jared Tarbell(也是Etsy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使用“Processing”软件创作出一些非常厉害的生成艺术。

简单理解NFT:从生成艺术的角度

(Bubble Chamber,Jared Tarbell,2003 )

在艺术史专家Jason Bailey看来,Tarbell的作品是“混沌和控制二元性的典型代表,具有很强的视觉复杂性,从简单中慢慢浮现出来,让人感觉它更像是从土壤中生长出来的,而不是来自于算法。”也就是说,生成艺术已经达到一定的境界,它看上去像是自然而然的作品。

最近几年,随着人工智能的逐步发展,生成艺术演化也在继续。在基于人工智能的艺术创作中,也诞生了一些作品。2014年GAN(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生成对抗网络通过机器学习算法来构建新形式的文学、诗歌以及艺术,其中也包括生成艺术。GAN由两个神经网络组成。一个是“生成器”,一个是“鉴别器”。生成器会获得大量的画作材料,然后负责创作作品,二鉴别器则负责鉴定作品的独特性。通过AI,可以创作出风格独特的作品。

Robbie Barat使用GAN创作生成了一些非常富有生气的艺术作品,如下面的画作:

简单理解NFT:从生成艺术的角度

(AI Generated Landscape #6,Robbie Barrat, 2018)

总言之,计算机技术的发展,让生成艺术有了新的实践工具和新的表达方式。在现代艺术的语境中,艺术是不拘一格的,是创造,并不是美的才是艺术。与众不同的创造就是艺术本身。

因此,计算机技术和艺术的结合产生了有趣的新艺术形式,其中包括生成艺术。每个时代都有它的“达芬奇”和”梵高“,也许一百年之后,像Beeple、Tyler Hobbs之类的加密艺术家(也可能是其他艺术家),就可能被认为是21世纪上半叶的“米开朗基罗”。谁又知道呢?

生成艺术本身充分利用了计算机的技术,但并不是说,它是完全随机的。它由艺术家们设计,设置一定的规则,但在受控的规则下,存在一定的随机性。这本身也是一种艺术的表达方式。

在这种情况下,创作者并不是完全控制艺术的方向,虽然代码是编写的,但存在一定的机器自主性和随机性,这些偶然让艺术变得独特,同时,它也体现了艺术家的想法,并不是完全由机器生成。

因此,生成艺术是在数字时代下机器和艺术家灵感融合而成的新艺术表达。

使用生成艺术有一个好处就是艺术家可以进行更多的复杂尝试,当艺术家想重复某些东西时,使用机器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根据艺术史专家Jason Bailey的描述,在上个世纪60年底,有一些艺术家就开始尝试这类艺术,如Georg Nees、Frieder Nake等。他们通过打印机上将其作品打印出来。

简单理解NFT:从生成艺术的角度

(Hommage à Paul Klee ,Frieder Nake,1965年)

此外,一位上个世纪艺术家Vera Molnár谈到:“如果没有计算机的帮助,就不可能将以前存在艺术家脑海中的图像如此忠实地呈现出来。这听起来很矛盾,但被人们认为是冷酷的和不人道的机器可以帮助实现人类最主观、最无法实现和最深刻的东西。”这是从艺术家的视角来审视计算机对艺术的作用。

简单理解NFT:从生成艺术的角度

(Untitled,Vera Molnár,1985)

生成艺术遇上区块链

生成艺术是数字时代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产物。在工业时代,人们使用工业材料(钢铁、混凝土、玻璃、塑料)生产出各种工业产品等。这些工业材料构建了我们的建筑和日常用品。在信息时代,人类在软件环境中消耗了大量时间,社交、游戏、阅读新闻、购物、打车等等都依赖于软件进行,编码正在重塑人类生活和生产中的各种关系。

在生成艺术家Tyler Hobbs(Fidenza系列创作者)看来,材料对艺术很重要,它不是中性化的,它跟建筑师一样具有深厚的影响力。他认为,钢筋和混凝土构建了现代城市,其密度塑造了我们生活方式。高耸的钢铁和混凝土墙散发出坚硬、陌生和无情的气息。

Tyler Hobbs还认为,计算机编程也不是一种中性的媒介。它有现代CPU架构,有操作系统、编程语言、web浏览器、UI等,也有它自身的限制和偏好。对于艺术家们来说,它就是信息时代的核心材料。在这样的情境下,艺术家们被迫使用计算机语言来完成自己的表达。在这个过程中,艺术家和软件进行相互磨合斗争,最终获得深刻了解。因此,Tyler Hobbs认为,艺术家们在过去拓宽了钢材、混凝土和玻璃的意义,未来也会改变我们对软件的概念。

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生成艺术。其中可以看到循环使用,可以通过跟不同元素组合实现变化,并引入一种计算机的独有美感:硬朗和简洁的线条。生成艺术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跟吞噬世界的软件一起发展。

Tyler Hobbs的Fidenza#313,卖出1,000ETH高昂价格,价值320多万美元。(当然,是不是对敲交易,谁也说不清楚,这里不做猜测和讨论)。

从Tyler Hobbs的创作中,他进行了很多精心设计,但赋予程序一定的随机性。该程序专注于结构化的曲线和构建块,不过它在纹理、颜色、比例、组织等方面有很多可能性,这让它富有变化,并不完全受艺术家的控制。

简单理解NFT:从生成艺术的角度

(Fidenza #313,Tyler Hobbs的生成艺术作品)

随着区块链基础设施的不断成熟,艺术家们在以太坊区块链上进行各种试验。加密时代的生成艺术是一种正在兴起的艺术形式。生成艺术从1960年代开始存在,如今遇到了区块链,这让它获得了全所未有的表达机会。

在过去的生成艺术中,艺术家们为了获得“好”的作品,首先会有一个“精选”过程。艺术家们尝试各种输出,然后选取最喜欢的一组,之后才向公众展示。如今在Art Blocks上,艺术家创建写入以太坊区块链的生成脚本,使其不可篡改和可验证,可以选择进行多少次生成输出。在Art Blocks,一般是500到1000次左右。这些输出作品变成NFT,然后生成给到收藏者们。在这样的多次输出过程中,没有人会确切知道发生什么,这里存在一定的随机性。

当然,这也面临着如何实现高质量艺术作品的问题。Tyler Hobbs认为,程序的平均输出很重要。艺术家要确保“糟糕的结果”很罕见。这需要对生成的算法进行很好的设计,这本身是一个质量保证的过程,需要系统处理可能的输出结果。在创作Fidenza作品过程中,Tyler Hobbs自己就花费了大约2个月时间反复试验这个过程,从中提高改进的空间。他认为,艺术家需要平衡标准化的质量和多样性,一方面要计划某种整体性,一方面也要实现个性。这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加密时代的生成艺术平台Art Blocks

Art Blocks是生成艺术的创作、收藏和策展平台,专注于可编程的生成艺术作品,且存储在区块链上。

它核心是两个方面:一是帮助艺术家创作生成艺术品,二是帮助收藏者购买这些作品。艺术家通过p5.js等编写生成脚本定义输入参数,通过算法生成加密艺术品。这些输入参数有一定的限制,如颜色和形状,可以简单,也可以复杂,可以只有一两个,也可以有十多个。Art Blocks将这些编写的代码上链。由于存在一定的随机性,任何用户生成艺术品时,都会得出不同的结果。

Art Blocks包括策展、游乐场以及工厂。其中,策展部分会对艺术家进行严格审核;艺术家游乐场部分对其中的部分艺术家进行推送;工厂是开放平台,审核要求没那么严格。

它的艺术品NFT的交易累计超过1亿美元,而过去30天占据了绝大部分。这说明了,生成艺术品NFT市场目前处于爆发阶段。下面是Art Blocks的一些交易量等数据。当然,它能持续多长时间还不明朗。

截止到蓝狐笔记写稿时,过去30天,Art Blocks平台推出的生成艺术品NFT在OpenSea上销售量仅次于CryptoPunks。

简单理解NFT:从生成艺术的角度

(Art Blocks的生成艺术品NFT有一定的人气,OpenSea)

当前Art Blocks上在Opensea上作品的地板价的变化趋势:

简单理解NFT:从生成艺术的角度

(Art Blocks的生成艺术作品的地板价变化趋势,Dune Analytics)

有人说:伟大的艺术品不是挂在墙上的画,而是在区块链上的画。这样的说法,对吗?数字时代会给我们答案。

CryptoPunks是首个成功的加密生成艺术品

CryptoPunks通过在传统拍卖行(如佳士得)拍卖、参加艺术作品展以及传统媒体的报道,加上其最初新奇的理念,逐步为人们所知。

简单理解NFT:从生成艺术的角度

(CryptoPunks在佳士得上进行拍卖,Larva Labs博客)

在苏黎世的一次展出中,Cryptopunks成功地引起了一些对加密朋克文化不一定热衷,但这些人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如Joe Lubin(ConsenSys创始人,原以太坊创始团队成员)和Niklas Nikolajsen(Bitcoin Suisse)创始人的注意。此外,一些数字艺术迷、艺术收藏家和富有商人也开始注意到了这些加密收藏品。

简单理解NFT:从生成艺术的角度

(CryptoPunks在苏黎世的Kate Vass Galerie展览,照片来自于Gerog Bak)

按照蓝狐笔记写稿时,Cryptopunks地板价为123ETH,相当于38.9万美元。

简单理解NFT:从生成艺术的角度

(CryptoPunks的底部价格,Larva Labs)

而价格最贵的Cryptopunks则高达4,200ETH,超过750万美元。

简单理解NFT:从生成艺术的角度

(CryptoPunks的最高价格,Larva Labs)

CryptoPunks历史累计交易额达到11.7亿美元,过去4周的交易额达到6.33亿美元。可以看出,CryptoPunks的销售量主要是最近推动起来的。

简单理解NFT:从生成艺术的角度

(CryptoPunks的交易数据,Larva Labs)

在不同人眼中的Cryptopunks是不一样的,有人将它看作为炒作的像素jpg图片,除了投机和炒作,没有任何用处;有人将其看成是生成艺术在区块链最初的经典应用,认为CryptoPunks是一种新的艺术品;有人将其看作是一种收藏品;有人将其看作为圈子的身份象征……。

那么简单来说,CryptoPunks是什么?

CryptoPunks由两位软件开发者(Matt Hall和John Watkinson)使用像素艺术生成器完成,它有随机的特征,包括肤色、头发、太阳镜等,一共生成10,000个,都是24*24像素的“朋克”头像,其中有6,039名男性,3,840名女性,有696人涂了口红,303人有muttonchops;有286个朋克戴有3D眼睛,128个红脸庞、94个扎辫子、78个露齿、44个戴无檐小便帽、还有8个没有明显特征的朋克,还有一个很稀缺,同时具有7个属性,它是#8348号,有一个大胡子、龅牙、抽烟、戴耳环、一颗痣、经典色戴、大礼帽。除人类朋克,CryptoPunks还有88个绿皮僵尸朋克、24个长毛猿朋克以及9个浅蓝色皮肤的外星人朋克。

这些头像是向加密领域的先驱们致敬,密码朋克由Timothy May等先驱创建。蓝狐笔记之前提到过Timothy May理念相关的文章《Tim May的加密世界构想》。

这一万个“Cryptopunks”都是独一无二的,不过存在随机的特性,有些朋克更稀有。比如“外星人”朋克只有9个。

在2017年推出时,通过KOL的介绍,在20个小时内,被认领了8,600个Cryptopunks,这些都是免费的认领。

从它亮相过程看,远不如当时造成以太坊拥堵的CryptoKitties有名。但这些CryptoPunks有个重要特性:它只有10,000个,符合加密社区对非通胀的本能性偏好,同时还被社区赋予了文化解释。CryptoPunks在早期玩加密艺术的圈子中,有一定的人气,大多数参与到其中的人:要么已经拥有一个,要么想要一个。这是CryptoPunks早期发展的重要支撑。

一些人将这些朋克像素头像设置为推特头像,这些头像让他们联想到自己、家人、朋友或名人等。这些联想会对他们的购买产生重要影响。也有一些用户是单纯很喜欢这些“朋克”头像,他们认为这些头像让他们兴奋,就是喜欢。关于这一点,可以参考蓝狐笔记之前的文章《早期玩家眼中的NFT》。

当初Matt Hall和John Watkinson在以太坊区块链上进行一项小实验:数字产品的个人真正所有。他们选择了密码朋友像素头像作为实践方向。在他们看来,朋克的精神具有独立性,不墨守成规,其美学内核来自于1970年代的伦敦朋克运动,一些电影和小说作品,也加深了这些美学内涵,例如电影《银翼杀手》和William Gibson的小说《神经漫游者》等。

两位创始人在谈到生成艺术时也提到:“生成艺术的优势在于,这个过程一旦启动,就会产生让我们惊讶的结果。我们运行生成器数百次,查看结果并进行调整。”后来在以太坊上部署合约后,最后的CryptoPunks就一成不变了。

加密朋克之所以成为加密收藏品,它跟加密猫或其他游戏的收藏品不同,它有固定上限,只有1万个。同时,跟其他NFT一样,每个都不一样,不能篡改和可验证。

它也跟传统的收藏品不同,它的交易记录运行在链上,无法作假。此外,它被赋予了加密社区的文化内核、以及在加密社区的推动下,最终成为加密生成艺术的开创性作品。

NFT背后是人类恒久的需求

人类是社会化的存在,人的满足感来自于群体的认可。而这个认可贯穿到人类诞生以来的各种行为活动中。人类的一个底层动力是基因的扩展。这个底层需求超越人的意识,支配着人的行为。它会通过人类的各种行为外化出来,其中之一就是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

这一点,甚至在动物界也是如此,如鸟类的雄性羽毛非常漂亮,这利于吸引雌性鸟类的注意。

做一个可能不太恰当的类比,如今Cryptopunks头像就像某些有钱人身上戴的名表,它代表了人们在加密世界中的一种位置,是一种加密社区地位的展示,虽然这跟加密朋克的理念并不一定符合。

其他的NFT,如用户购买NBA Top Shot等收藏品对于篮球迷社区来说,有它的社区展示价值。这跟一些富人购买名画、收藏豪车、各种限量版的奢侈品在某种程度上是类似的行为。当前在一些富有的加密圈子中,如果不拥有一个punk,就会感觉不好意思呆在他们的圈子里面,这形成了一种圈子身份的象征。

这也是一种社会化的相互影响的行为。可能有些人对与所谓朋克精神不了解,也没有兴趣了解,但在一个圈子里存在着从众的行为。这种行为影响着人们的最终选择。

NFT符合数字时代的收藏品特性:

1.NFT构建于以太坊等区块链上,它具有不可篡改性,可以验明真伪,这对于收藏者来说很重要;

2.NFT总量有上限。例如CryptoPunks最多只有10,000个,Pudgy Penguins最多只有8,888个,以太坊石头最多只有100个,这些保证了其稀缺性。而这种稀缺性对于社区内的展示有特殊的意义,可以满足其展示的满足感。

如果punks变成有用之物,例如可以繁殖,可以生成更多的punks等等,它可变的地方越多,用途越多,反而可能不受欢迎。其最大的根基在于稀有、酷、简单等特性。

这或许是人类的迷思吧:有时候越有用的,未必越贵,没有什么用的,反而越贵。

NFT的高风险

最后需要特别强调的是,NFT领域早期充斥着泡沫、炒作、对敲交易,大多数的NFT最后可能会是归零,只有少数才有机会留存下来。这个领域的投资门槛较高,需要对NFT本身进行很深的研究。因此,这个领域并不适合大多数人,除非有深刻的认知或足够的风险承受能力,否则轻易不要进入,以免造成重大损失。

  • 0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