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发布于 2021-08-12 阅读数 5691

光与暗的未来:数字货币沉思录

货币、数字货币、加密货币,这是一组由大到小的货币概念。人类为什么需要货币?因为每个国家需要用货币统一民众的财富概念,然后才可以驱动民众工作以获取生存和享受的财富,在货币的同一性财富效应驱动下,社会才得以朝统一的发展方向前进,国家民族才得以强盛。而对个人而言,所赚取的货币在国家货币的总盘子里面占据的份额,就代表各自的富裕程度,也就是个人能得到社会总财富和产品分配的份额。

所以货币其实代表着国家和社会财富分配的权力,货币就是一种财富和生存物资分配的工具。通货膨胀为什么会发生?这代表着在危机面前国家通过增发货币削减了每个人财富的分配份额,拿走一部分财富来解决危机。然而国家虽然有这种权力,但不能滥用,因为货币所依赖的,是国家的信誉担保。一个经营良好的国家,生产者的经济积极性不能挫伤,奉献者的热情也不能挫伤。如果挫伤了,那就是经营不善,损伤国家的信誉,最终危及货币体系。所以良性的国家货币体系,不能绑定不良资产。

人性不完美,人易于趋向低级趣味而非高级,国家的存在本身折射了人性,所以也没有完美的国家。按照上述的角度,没有任何国家在使用货币体系上完全遵循国家信用的规则,滥用总是会出现。尤其在美国的全球金融霸权体系下。

美国的金融霸权体系,很明显遵循本文上述的逻辑,力图用货币来操纵和分配全球财富,用美元的通膨来收割全球生产者所创造的财富。作用力带来反作用力,这导致了新的历史大趋势的出现:

首先是资本主义社会性的本能续命需求,导致低端**产业的**展和虚拟数字经济的大发展。所有的西方发达国家有一个特色,就是第三产业占据GDP的主角,因为制造业的发展有非常明显的体制桎梏,科技水平的限制使得物质生产有其成本刚性,而规模效应使得社会化大生产在资本主义条件下有产量边界,不可能无限扩展,于是全社会的生存物资生产是有限的,只能是“按利润生产”而不能“按需生产”,导致大部分民众的物质需求只能得到低端满足,导致货币体系的膨胀超过了物质生产的增长,科技的进步又使得就业成为国家的致命问题,于是首先导致了第三产业的大发展,用服务业来解决低端人口的就业,用金融业来货币调配全社会财富,对社会大量闲置无法投资到生存项目的财富进行收割。随着科技的进步,更大的一个第三产业——虚拟数字经济诞生,从本质上讲,是第三产业发展的进一步。

第三产业包括虚拟数字经济,创造了更大的财富吗?从全社会的角度看,绝大多数的发展,答案是否,少量的第三产业改进了社会生产物质的效率,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但大量的第三产业其实并没有对社会生存物质的提升有任何的帮助。这就导致了当下的基本格局,社会生存物资的价格很高,富人才能完全享受,穷人勉强获得可维持生存的物资量,社会的名义财富大量集中在第三产业和虚拟数字经济上。就算在社会必要生存物资领域,资本家仍然以“品牌”的名义收割更多的社会财富,在第三产业的发展中,资本主义维系着一种脆弱的财富分配格局,然而货币体系的屡屡失效和越来越大的弊端,催生着公众越来越多的不满。

虽然弊端重重,但以美国为主的这种策略其实被很多国家所仿效。例如我国,类似美国的 “金融资产 = 财富”,是以房地产来形成“房产 = 财富”的效应,从而收割社会非生产项目的闲余财富。

其次是去美元化和数字货币的诞生。去美元化是美元霸权体系上强力国家的反击和自救。而数字货币则是资本主义体系内被收割不满者的自救,中本聪发明比特币的历史是明证。

制度决定未来。每个制度都用货币来收割社会闲余财富,问题是收割的财富投向哪里?美国是一个循环,收割的财富来强化金融霸权,以收割更多的财富,可能的负向就是收割不成,就可能步入负循环。中国收割的财富,大量投向了长期生存项目,西部大开发,全国性大基建,大规模经济协调。当然也只能消耗一部分,所以类似美国的产业金融化也在深度发展。欧洲,则被美国收割大部分,而自己收割的部分也不能投入新的社会化大生产,所以进入暮年,半死不活,除了德国还不错外看看其它欧洲国家,一股“清末”的感觉油然而来。

显然,CBDC央行数字货币的发展是传统法币的数字化,是国家层级对虚拟数字社会发展的回答。而加密币的发展对应的是资本家和民众的“自主”企图。如果未来是有序进步的,那么加密币必然仍然是小众的,不会对CBDC造成多大的挑战。而如果未来是无序化的,是混乱的,那么加密币必然大行于世,因为法币在无序混乱的时代其国家信用也是有限的。从币圈的角度,如果最近的未来是“黄金三十年”,那么不用指望加密币成为全球货币,只能是活在阴影里。而如果是“混乱三十年”,那么比特币必然登顶全球货币之巅。当然,实际的情况很可能介乎两者之间。

我们当下的虚拟数字货币发展,出现了两条路径,中美不同的选择。

美国的选择很自然,是其“金融立国”的延续,整体区块链的发展,几乎没有不发币的,这是“产业金融化”,一开始产业就在金融的控制下发展;而Defi的发展,则是“金融产业化”,试图创造新的全球金融运作模式。

与之相对的,国内上层建筑明显出现了重大的有关发展战略方面的思想调整。社会主义者关注的是什么?是实现物质生产满足“按需生产、按需分配”的超级强协作社会化大生产以提升产量和降低成本,是物质生产科技和效率的快速提升,是分配公平。资本主义发展到今天,在人工智能、大数据和其它科技的辐射下,显示出的重大缺陷是,资本分割了生产力,一个个的私营企业各自根据自己的利益行事,有效率的各领域的生产者被局限在一个个的私人企业,无法实现强协作。区块链的发展,对于社会主义者的启示就是出现了一种可以实现全社会强协作社会化大生产的强有力工具。区块链的机器信任、可信储存和去中介化点对点交易可以让生产者们实现高效率的强协作。

在这种情况下,发币是不合时宜的,发币会重复资本控制和分割效率生产者的老格局,会割断各种强协作。生产关系的未来已经可见,例如以前效率是建立在社会分工的基础之上的,社会分工越细,效率越高。但在人工智能的明天,分工也许就变成了扯淡,AI会根据大数据组织和管理起最有效率的生产体系,这个体系需要生产者们的强协作而不是分工。谁能实现这样的明天,谁就是未来的全球霸主。社会主义者要的是“好的”虚拟数字产业,什么是“好的”?能创造新的有助于物质生产效率的科技、能促进新的技术发展、能实现社会更有效某领域管理的,就是“好的”,而那些金融游戏之类无助于生产实际进步的,自然是“坏的”。

历史是螺旋发展上升的,数字经济和区块链的发展,加速了社会主义朝向“新计划经济”和“新公有制”的螺旋回归,因为有了实现理想和理论的物质和科技条件。谁负谁胜出?历史会告诉我们答案。

很多更深的思考,不适合文章公开发表。本文就到这吧。

  • 0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