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发布于 2021-08-11 阅读数 8529

观察 |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优与劣

观察 |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优与劣

区块链技术在去中心化系统实现共识的能力是其最复杂又是其最有用的地方。在去中心化系统中保持同步并不容易-对于区块链来说,仅仅是时间戳的差异就能导致区块链网络产生分裂。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s, DAOs)是基于分散资金管理的理念而建立起来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参与者本身就是网络服务者,并使用其分散的治理系统作出决策。通过取消授权制度并将其赋予利益相关者,DAOs从程序正义的角度上减少了基金经理和董事挪用资金的动机。

通过代码,组织制度能被强制执行并不存在腐败的可能性,这使组织机构的基本功能自动化。从理论上讲,通过丰富自动化的指导原则,DAO可以无限地接近完全自动化运行。这允许建立一种“加密货币风险投资基金”规则。这种规则根据成员投票做出决定,相当于实现了民主集中制。如果管理合理,DAOs甚至可以管理公共记录,如抵押贷款和出生证明。

目前,用户提交的建议如果获得批准,将以DAO通证的形式获得项目资助。随着DAO技术的成熟,公司可以为工作签订DAO,使DAO化的工作由组织分散的利益相关者承担,这可能意味着公司不再依赖稳定劳动者。由于对智能合约的依赖,第一个DAOs直到2015年以太坊(ETH)推出时才出现。

"经济组织观念的范式革命"

2016年4月,Christoph Jentzsch在GitHub上公开了他的“The DAO”代码,并推出了一个网站。在进行了28天的众筹活动中,该项目在ETH中融资近1.5亿美元,吸引了当时发行以太币总量的14%。

该项目被设计成“完全透明”的,任何人都可以查看代码。投资者们没有把资金集中储备,而是一直持有资金的The DAO通证,直到投资者们决定对一个项目进行投票。

由于没有传统的管理结构或董事会,The DAO被创建为一个开源的、投资者导向的风险投资基金,其通证很快就可以在流行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交易。TechCrunch甚至称The DAO是经济组织理念的一个范式革命。

The DAO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快速增长,然而却在同年9月被关闭。The DAO代码中的一系列漏洞导致了大约5000万美元的ETH流入了攻击者的“钱包”。最终由于The DAO的账户处于28天的持仓期,资金还处于冻结期。此时The DAO的体量对于以太坊社区来说已经是“TOO BIG TOO FAIL”,于是V神等以太坊链社区核心成员通过硬分叉将资金转出,最后返还给The DAO的成员。

监管噩梦

尽管DAOs有很多好处,但它可能是一场监管噩梦。由于没有一个实体能够对DAO的决定负责,这使得法律对于DAO而言是模糊不清的,而且DAO的新范式又是将每个投资者置于风险之中。

虽然不可篡改性是区块链的基本特性,但它会使开发更新和bug修复的实现更具挑战性。去中心化治理系统已经遭遇了选民参与度低的问题。而如果投票的参与者人数越少,系统就会变得越集中。

大多数DAOs都是“代码即法律”。运行去中心化治理的组织并不是一个新想法,但直到现在,它们都在某种程度上依赖于可信的代理。DAOs则不依赖必要的信任,而是依赖于部署在网络上的代码的有效性。

智能合约的数学确定性和不可撤销性可能不要求人们老实办事,但并非每个人都能发现其代码中的漏洞。对于攻击,没有任何代码是完全无懈无击的,而且由于大多数人可能依赖他人做决策,DAOs确实存在因参与者不慎部署错误代码的风险。

DAOs的新方案.

然而,DAOs通过(选民投票权平等,少数服从多数)民主集中制的方式来(特别是关于财务管理的决策过程)来消除单点故障。具有规模的组织雇佣一个个人来控制数百万美元的资金。DAOs则将这个个人的工作拆分开来,实现分散资金管理、企业治理和技术创新。

“以太坊的DAO”是一次失败的实践,如果以太坊社区没有投票”硬分叉“来拯救”DAO“,后果不堪设想。然而这种解决方案甚至不可能在一个真正去中心化的网络上实现,但在事关数百万美元的情况下,很难放弃对计算机代码的信任,因为这些代码安全是无法证明的。

从概念上讲,DAOs从业务运行中删除了许多人工部分,但最终是由人工构建、编码和部署的。然而代码是不完美的,而且总是会有一些人为了经济利益而破坏它,所以要想完全相信代码来进行实体的所有操作时总是会令人难以决断。

如果将DAO的范围限制在某些类型的决策上并确保参与,可以使更广泛的通证持有者社区做出有意义的贡献。然而,尽管这将是未来成功的DAOs的关键,但它不会创建一个真正自治的实体——只是一个处理一些决策制定的实体。

去中心化组织存在许多问题,特别是在治理领域。如果投票是加权的,总会有拥有最大的权力的地址。如果它是按每个地址计算的,那么个人可以将其持有的资产拆分为多个地址,以实现相同的目标。

回到传统的董事会结构,在这种结构中,个人会受到监督且个人是不会进行双重投票,这为战略性的投票和胁迫打开了大门。其他解决方案也有同样严重的局限性,使它们成为恶意用户操纵的目标和新的猎物。

DAOs并不完美,但是仅仅因为第一个“DAO”失败并不意味着DAOs不应该存在,就像巴黎公社一样。大多数基于区块链的项目还没有准备好用于主流用途,而如果这些资产处于DAO控制之下,该系统能通过民主决定的融资模式鼓励创新。

当下的DAOs拥有保护投资者免受恶意用户试图操纵系统的保护措施。随着开发运营和平台整体发展,DAOs可能会迎来一个时代,在这个时代里,个人的定义会出现变化,他可能同时扮演去中心化公司的消费者、员工和管理者等中的多个角色。

本文表达的观点、想法和意见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一定反映或代表 BeInCrypto、 DaoChurch的观点和意见。

  • 0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