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发布于 1周前 阅读数 7291

“绿色比特币”是逻辑上的“散装垃圾”

绿能挖矿,并不能让比特币变“绿”

众所周知,通过“挖矿”,产出比特币。挖矿耗电,越往后挖,越耗电。比特币挖矿早已成为高耗能的行当,这是一个基本事实。那么,使用清洁能源,即所谓的绿能挖矿,是不是比特币产出就变得“清洁”了,比特币本身也就“绿”了呢?当然,不能!

如果使用绿能挖矿就能产出“绿色比特币”的话,那么,分别使用贵州的水电,内蒙的火电,广东的核电,所得的比特币,哪个更“绿”呢?如果说,这些都不是“绿色比特币”,那么,使用新疆的风电或宁夏的光电挖出的比特币,终归应是“绿币”吧?

问题是,矿机耗电来自电网,并非直接取自发电站,谁来界分与认证“绿电”的时空分布及输电中的占比情况呢?也就是说,根本不存在纯粹意义上的绿能挖矿。那么,实现比特币绿能挖矿,是不是要在既有的电网之外先建立一个绿色电网呢?既无此必要,更无此可能。那么,绿色电站不入电网,而专供比特币挖矿,如何?姑且不论技术上和经济上,如此是否可行,为了绿能挖矿而硬生生地肢解能源电力基础设施,这种大闹天宫式的狂想,即便国际上有所谓神通广大的人干得出来,结果终将迫使所有挖矿活动必须从现有的电力消费体系中被彻底地清退出去。在此之前,绿能挖矿也只是一个纯粹概念化的“伪命题”,混淆视听而已。简言之,如果挖矿不能自带绿能,那么比特币就“绿”不起来,就根本没有“绿色比特币”可言。

洁能不等于节能,高能耗挖矿是“原罪”,用绿能脱不了“罪”

自带绿能挖矿,就可产出“绿色比特币”吗?当然,仍然无法变“绿”!

首先,清洁能源自身可谓绿色能源,使用绿色能源的产品就一定是绿色的吗?没有这种“短路”而“乖张”的逻辑。若此,任何一家使用清洁能源的食品工厂都可以宣称,自身产品都是绿色食品,即便是所谓的垃圾食品也不例外。是否使用清洁能源挖矿,并不是比特币产出备受诟病的原因所在,也就不能就此使其转“绿”。

其次,高耗能挖矿,是比特币在绿色环保大趋势下命定的“原罪”。比特币转绿,首要应从节能上着眼,不能降低挖矿能耗,反而是越挖能耗越高,一路越走越黑,不能掉头。这是其“原罪”,即比特币初始逻辑设定就是需求算力累进,亦即能耗水平累进。改用绿能挖矿,又难以自带绿能,便只是在公关宣传上大开“绿灯”,希望能够转移监管及公众视线,继续高能耗作业而已。但是,没有哪个“绿灯”可保障高耗能挖矿前程明亮的,只能是越走沉重,越走越黑。套上绿能马甲,障眼高能耗,是选择性失明,脱不了“罪”的。

那么,选择绿能挖矿总是自我改进吧,先不论改成什么样子,其方向是可取的吧,本身终归不是罪责吧?

挤占绿能挖矿,高能耗绝非减排,与碳中和将势同水火

使用“清洁能源”而不能“节约能源”。“洁能并非节能”,且挖矿能耗将不断走高,不会因使用绿能而出现节能的状况。即便如此,自带绿能终归是相对自我既往实现“减排”了,如此挖矿,为什么比特币还是“绿”不起来?

究竟何时挖矿实现自带绿能?自带多少?能否全员自带绿能挖矿?这些都姑且不去讨论。绿能本身是资源,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定时间范围内,绿能开发技术是有限的,经济上可开发利用的部分也是有限的。因此,从整个能源开发利用体系和消费结构来看,并不存在所谓的“自带绿能”的独立专属状况,也就是说,自带绿能也不是高能耗的免罪符。高能耗挖矿大量挤占清洁能源的开发与使用,既不能做做到节能,更不能落实到减排。当然,为了自带绿能挖矿,大量投资开发清洁能源,看似是一个十分积极的环保信号,甚或带动了清洁能源产业的技术开发与实践。但是,在整个能源结构中,绿能用来支持高能耗挖矿,能带来多少溢出效应,还是未知数,但是,挖矿能耗不断走高确是必然。比特币挖矿全面转向绿能,其溢出效应是不明确的,挤出效应则是明确的,其距离碳中和的目标越来越近,还是越来越远?这也不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以碳中和的目标来看,减排是根本性的,洁能与节能都是为了减排。没有减排的洁能增长,有洁能不节能而更耗能的消费,根本不可能成为激励的对象,依然逃不脱严格限定的状况!如果比特币挖矿玩起这种擦边球来,终归是难以蒙混过关的。如果挖矿的能耗水平止步不前了,保持一种看似模糊的绿色画面,尚可将就些时日,但是,比特币的技术逻辑设定意味着挖矿成本越来越高,能耗越来越大……

只穿着一件小小的绿色马甲,有着粗壮四肢,一身蛮力,终究难以隐藏得住所盘拖着的那条肥硕无比的高耗能尾巴。一句话,不论使用绿能或自带绿能与否,比特币挖矿也必将消耗较以往更多的能源。如此,矿机只能栖身于碳中和监管薄弱的环节或地方,挖矿恐成过街老鼠,绿能续命只是掩耳盗铃的把戏而已。比特币挖矿同“碳中和”终将势同水火,即便想法设法地染绿,还是免不了要被硬生生地切掉高能耗的尾巴。

数字经济要过绿色大考的闸门,加密资产能耗问题或将凸显放大开来

感性认识上,同线下经济的巨量物理损耗及庞大的效率损失相比较来看,数字经济往往是绿色节能的,无疑这是正确的。然而,数字经济是史无前例的超级规模宏大的经济运行,其本身所须算力太过巨大,须巨量能耗以支撑。数字经济并非天然绿色,要过节能减排的大考,要过碳中和的闸门关口。

反垄断、拆壁垒,打击不正当竞争,限制过度竞争等,这些有利于数字经济的商业运行减少总体的算力消耗或浪费,进而形成更有效能的商业模式和更具可持续性的运行体系;技术更新与普及也将减少大量的算力能耗,等等。须明确的是,数字经济体系运行的总能耗规模与水平仍将持续走高,这是一个基本趋势。虽然,节能减排实现碳中和的主战场在传统产业方面,但是数字经济体系运行的能耗一路高企,终将在能源消费结构中凸显出来。这就要求,对数字经济运行自身的能耗结构做出及时有效地评估与检省,翦除大量不当算力消耗将成为数字经济绿色达标的必然之路。

加密资产的能耗问题将逐步引发广泛而严重的关切,比特币挖矿则不免首当其冲。加密资产的生产、交易、流转,等等,所需算力产生的能耗问题,终归要被定性为属于“减排”范畴。即便是自带绿能,也将被要求减少能耗,排放达标,甚或购买碳汇。当然,距离有关当局的管制要求,尚待假以时日。在此之前,加密资产的生产、交易,或流转,等环节自行设定绿色门槛,或将引发一场巨变。

绿化”将肢解比特币,无内在革命可言

有人称,比特币将根据产出的能源是否清洁可划分为“清洁比特币”和“不清洁比特币”,即所谓“绿色比特币”和“非绿色比特币”。当前,这一划分还只是个不成熟的设想,标准与执行还存在许多问题要解决。其中,最为突出的部分,关系到“公信力”,究竟谁来确定?如何确定?

即便这些问题得到解决,那么,更大的难题还在后面。

引入绿标,将比特币一分为二,一旦实现,标志着比特币被肢解。绿色比特币对非绿比特币存在着“溢价”,也就是说,绿标比特币将从非绿标比特币那里收取一定的费用。这种新币对旧币课税的想法太过单纯与鲁莽,发展开来很可能造成旧币体系排斥与抵制新币体系,毕竟现有的交易市场体系和持有人结构等是基于旧币的。坚持为比特币贴上绿标,就是在“肢解”比特币体系,甚或造成无法挽回的“裂解”。旧币对新币最大的反驳在于,虽然新币是通过绿能获得,但是普遍比旧币消耗了更多的能源,没有理由令产出耗能少的旧币向产出耗能多的新币支付“碳税”。僵持不下,便将裂化开来,对于带不带绿标的比特币而言,都是将是巨大的冲击与损害。

从外部来看,通过一部分比特币对另一部分比特币收取“碳税”,从而使得比特币整体实现排放达标,是一个自说自话的游戏,更将是一场茶壶里的风暴或闹剧。如果一定要收取“碳税”,那么贴不贴绿标的比特币都应当缴税,如能区分出新旧币,耗能高的新币将缴纳更高的“碳税”。

总之,比特币等加密资产并不能通过“染绿”来改变“算力累进、能耗走高”的本性。经济社会的绿色革命为数字经济带来巨大的挑战与机遇,但是对比特币等加密资产而言,“绿化”不是一个逻辑上的垃圾袋,把一系列自身难以解决的问题或无法克服的矛盾打个包,并丢弃给经济社会……

  • 0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