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发布于 2周前 阅读数 8561

Echo:以太坊的愿景

原文出版于 2018 年 11 月。三年过去,如果作者此时再撰写一篇这样的文章,无疑会增补不少内容,也会减少对某些话题的描述。但回顾这篇文章仍然是有意义的。

本文受 Nic Carter 和 Hasu 的文章 Vision of Bitcoin [1]的启发。

密码学货币社区不断寻找新的故事或改进现有的故事来凝聚向心力。他们也通过孤立外界批评所依赖的前提来反驳批评(比如“比特币用起来真是太贵啦 —— 可是比特币本就不是为了频繁使用而设计的”)。

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这样的意义追索都无休无止

没有人能了解所有的真相。因为社会的复杂性是不可简化的。为了理解某个现象,我们形成了一些思维模式,并选择与持相同观点的群体为伍。

Echo:以太坊的愿景

图为 2014 年流传的开发计划 [3],其时正值以太坊发售 

信仰不仅仅源于现实,它还定义现实。在任何一个社会场景中,人们都竞相表述 “正在发生什么” 、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以及 “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陷入无止尽的拉锯战。鉴于密码学领域固有的复杂性和技术性,控制叙事在密码学货币社区中的作用尤为强大 [2]。

正好以太坊社区 2018 年在柏林和布拉格举行了几周的活动,目测现在是聊聊这个话题的好时机。

以太坊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在过去 5 年中,我们对它的期待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在下文中,我们记录了人们在不同时期给出的答案

以太坊愿景演变史

在与领导者失联的情况下,比特币支持者依据创世文档争论比特币的 精神 是什么(比如 “破译中本聪 ‘真正的想法’ ”)。

以太坊比比特币年轻得多。在寻求正统性(legitimacy)的过程中,社区里出现过多种压倒一切的主流话语 [4]。创世文档刚写完不久,作者也都还在,而且他们之间还会相互掐架 [5]。

以太坊的 使命 是逐步构建出来的(就像蜜蜂筑巢那样),不是一开始就确定下来的(就像最终牵引忒修斯回到迷宫出口的线团那样)。

在此,我们剖析了以太坊开发历史上的 7 大主旋律。它们出现的先后顺序大体如下:

1. Bitcoin 2.0

以太坊是在一次比特币大会上公开的 [6]。因此早期的媒体报道都侧重于将以太坊与比特币这一密码学货币的前辈作比较(参见 2014 年 Al Jazeera 写的《比特币最有雄心的继承者》 [7];Bloomberg 写的《比特币 2.0》)。创立以太坊的最初动机来源于比特币的脚本语言限制。在 2013 年末比特币大涨 10 倍的背景下,“一个年轻的理想主义者离开 ‘邪恶的’ 比特币圈子” 的故事格外吸引主流媒体的记者。虽然这种叙事在以太坊树立自身形象之后就失去了势头,但是对刚入圈的新人来说依然是一种流行的认知。

2. dApp(也即 世界计算机)

诞生之初,以太坊的技术目标就是成为 “智能合约的部署和执行平台”。过去的宣传文案将以太币描述为 “数字燃料”:以太币之于智能合约,正如汽油之于汽车。然而, “世界计算机” 的愿景后来也没油(gas)了,因为可扩展问题迟迟未能解决,dApp 没有引来爆发式增长,而其它竞争性智能合约平台开始吸引人们的眼球。

Echo:以太坊的愿景

自以太坊诞生以来,代币、衍生品、域名注册以及 DAO 一直都是其链上功能的一部分。上图截自 2014 年的 Ethereum.org 

3. DAO

对于有政治倾向的人来说,无主组织(ownerless organisation)愿景的诱惑难以抵制。在以太坊发展初期,著名的 DOUG 人民共和国 [9](第一个基于以太坊的 DAO)等提议非常流行。以太坊基金会的协助成立者 Vinay Gupta 曾将 DOUG 戏称为 “盒子中的国家” [10]。The DAO [11] 显然戳破了所有人的期待,冷却了人们对自治组织实验的激情。这一叙事逐渐衰落,因为没有一个 DAO 真正繁荣起来;但现在又有了复苏的现象,因为使用 ICO 融资的组织也不过如此;而且,无主组织的管理工具终于要在主网上线了。

4. 密码学货币的众筹平台(ICO 及 STO)

以太坊最好不过地证明了无国界数字货币众筹的力量。密码学货币众筹曾被视为以太坊最重要的作用,因为很明显,发行代币是智能合约能做的最直截了当的事情了。然而,随着 SEC 强化了对这个行业的审查 [12]、优胜劣汰也开始在市场中展现其威力 [13],这一叙事也衰落了。

5. 实用型代币和收藏品

因为对新的代币来说 “获得流动性的方法” 开始变得越来越复杂,许多人的注意力开始转移到研究 [14]、模仿和改进现有代币框架上 [15]。有些时候,”Utility(效用)“ 实际上含有 “反抗加诸证券的法律措施” 的意味,而不仅仅是 “塑造激励”。2017 年,“非同质代币标准” [16] 的引入引爆了人们对非同质代币的探索、突出了状态共享类游戏的价值主张。这一点其实在以太坊 2014 年早期的一个视频中就已经提到了,该视频暗示了哪些用例会被大肆炒作。

6. 开放式金融体系

“开放式金融” [17] 这种说法乃是针对市场上大量存在的空气币而提出的。通过社会认同的信息结构(头衔、代币)抽象所有权对经济发展来说非常关键 [18]。Hernando de Soto 认为,因产权登记不当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 9.3 万亿美元,而且大部分都发生在穷人身上。他的重点在于,除非人们能够享受无需许可的共享经济基础设施,否则一定程度上只有财阀才能攫取资产数字化的好处。免许可型账本的意义,就是此种表述中的关键。0x 协议从零开始了打造一个中继者生态系统,其成功促进了金融工具的实践。#DeFi 联盟由业内一流团队建立。继 胖协议 以及 胖货币 “理论”之后,“胖钱包” 理论 [19] 也开始兴起,与 “完全开源的银行体系” 观念并驾齐驱。

7. 《激进的市场》(Radical Markets) [21]

“开放式金融”固然好,但比起仿效现实世界的复杂金融系统,从头开始重新设计市场如何呢?可编程货币 能不能帮助改造私有产权合约、改善(或消除)代议制民主、防止数据采集以培养更包容高效的市场?最需要免许可基础设施的地方是哪里?一个共同体如何将单位投入所产生的社会影响最大化?从 2018 年中开始,以太坊开始因其产生的社会价值而受到重视,正如它所提供的技术优点一样。如果说比特币是利用最近一场金融危机找准了自己的定位,以太坊似乎准备填补由 “监控式资本主义” 造成的文化、政治、经济衰落(比如 Facebook 帝国的逐渐腐化)带来的空白,向一个更加自由的未来社会转型。

Echo:以太坊的愿景

本文的大部分分析都依赖于对文本、Reddit 帖子、归档的网页、 DevPost 意见和 GitHub 讨论。如果你不同意,我很期待另一种观点。

时间线

在……比特币起步的时候,那位匿名的魔法师渴望检验两个命题:一是免信任、去中心化的数据库……二是一个能够免去中介、让价值在全球流动的强健交易系统。但是,过去五年的沉痛教训证明了我们还需要一种被他忽视的功能:一种足够强大的图灵完备的脚本语言。

——Vitalik, Ethereum.org 网站,2013-14

Echo:以太坊的愿景

Vitalik 曾经在 KrypoKit(一个由 Roger Ver 和 Erik Voorhees 投资的钱包)以及 Amir Taaki 的 Dark Wallet 工作。他与 Mihai Alisie 联合创办了 Bitcoin Magazine 并且经常为之供稿。但是,由于比特币对变革漠不关心,Vitalik 大失所望之下开始为 Mastercoin 做贡献。可是他试图推广的提议在那里也遭到了否决;他也曾考虑在 Primecoin 上实现他的想法,但最终,他决定出来做一条新的区块链 [24]。

Echo:以太坊的愿景

创始成员在迈阿密的合影,时值 2014 年北美比特币大会 

以太坊白皮书在 2013 年末开始传播,在 2014 年初的北美比特币大会(North American Bitcoin Conference)上,以太坊项目正式对外公开。当时,大多数创始成员已经住在一起好一段时间了 [25]。他们当时已经获得了种子轮融资,因此要考虑合规风险,最终决定在瑞士成立一个法律实体 [26]。

团队必须就发展路线在“crypto-Mozilla”(即非营利)和“crypto-Google”(即营利)两者之间做选择。据报道,他们一开始更倾向于后者,但最终还是选择了非营利路线 [27]。因为内部矛盾,Charles Hoskinson 短暂担任 CEO 后便离职了 [28]。

2014 年中,以太币发售进行得很顺利,吸引了接近 6000 名幸运的参与者。

一年以后(刚刚成立的基金会因为比特币突如其来的暴跌陷入了财政管理上的困境),他们发起了在测试网上寻找 bug 的竞赛。竞赛期间,一些选手最终获得了价值 3500 美元的以太币奖励——按今天的价格来算,接近于 70 万美元。

Echo:以太坊的愿景

Frontier 阶段第一个区块被挖出的历史性一刻。图片来自 Lefteris Karapetsas 的推特 

随后的 Frontier(前沿)变成了上线主网的第一个版本。今天听来很难想象,但在那时,许多人都怀疑以太坊基金会能不能挺过迫在眉睫的财务崩溃。

话虽如此,代码贡献仍旧从四面八方涌来,松散的社区也已准备好在全球各个角落组织 Meetup。以太坊就此开始了自己的道路。

就在同一年,ICO 开始激增,并且在 2015 年 11 月 19 日 [31] ERC20 标准被提出后变得更为流行。主网上第一个 ICO 是 Augur,他们就在标准提出的前几个月发起了 ICO,为此还不得不花费大力气迁移到新近被普遍接受的代币标准 [32]。

Echo:以太坊的愿景

以太坊的 PoW 和虚拟机可视化,atomh33ls 作 

2016 年早期,主网的第二个版本发布,也就是 Homestead(家园)。

从那时开始,整个网络没再有过一整年的安生,直至今日——他们不得不处理 bug、黑客、DoS 攻击,这些事情一再地将社区的注意力从重要的决定中转移到更紧急的事项上。

从 ICO 到上线主网,以太坊花了 1 年

从发布第一个可用版本到发布第二个,以太坊花了 9 个月

从第二个版本到第三个,它已经花了2.5 年,并且还在继续


Homestead(家园,以太坊第二个版本)发布之后不久,以太坊的发展明显已经超出了其创始人的想象,演变成为一个可以产生巨大经济影响的系统——这种影响既可以是好的,也可以是坏的。

The DAO 实验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力。2016 年 3 月,The DAO 在募资上(非常)成功;6 月,它遭到了攻击,并最终以 7 月的一次硬分叉收场 [11]。攻击事件发生后风雨飘摇,白帽组织成立,限制偷盗者行动的反击也成功实施,给了整个社区时间来思考可行的对策 [33]。

Echo:以太坊的愿景

Alexey Akhunov 发现了 TheDAO 的异常并发布在 Reddit 上,这成为了一篇 有历史意义的帖子 

这篇帖子下的跟帖讨论激烈,有人分析了产权结构,有干预主义与非干预主义的比较讨论,还有关于社会共识重要性的讨论 [34]。很明显,在应对 TheDAO 黑客事件的过程中,以太坊社区留下了一些永远也无法消退的伤疤。随后,生态系统中的主要利益相关者合作对网络进行了硬分叉。

这次网络共识分裂标志着以太坊网络所谓的绝对不变性并不是原生的(而且也让“ DAO 组织平台” 这样的支配性表述失去了势头)。社会共识也被公开认为至少与 “协议共识” 同等重要。应该牢记的是,我们今天所说的以太币是原链分叉的产物,ETC 才是原链上的原生代币。

Echo:以太坊的愿景

DecCon 2 期间反击 DoS 攻击,“家庭娱乐房成了临时的战争指挥部”。来自 Alex Van de Sande 的推特 

The DAO 硬分叉之后,2016 年结束以前,网络又陷入了一场严峻的 DoS 攻击,并且就发生在 DevCon 2 在上海举办期间 [35]。实际上,快速且协调一致的反应,变成了开发者团体表现其成熟稳重的机会,他们已在经历 12 个月艰苦考验之后变得更加强大。

2017 年也是团结的一年。从 The DAO 硬分叉中存活下来的以太坊成功地吸引了广泛的社区关注。以太币和 ETC 的价格均大幅上涨,以太币也在所有主流密码学货币交易所中收获了流动性。硅谷对此很感兴趣,并且相对于同期兴起的其它引领潮流的事物,他们更倾向于帮助以太币实现资本化。

ICO 活动募集了数十亿美元,人们的预期已经超过了其实际用途。从 Floyd Mayweather 到 Paris Hilton 再到 Ronaldinho 这样的名流都为 ERC20 代币背书(在这三起案件中,两个被判为骗局,一个尚未宣判)。(无论从法律角度还是技术角度看)Vitalik 等人在引导以太坊上的谨慎细致根本没有成为 2016 至 2017 年间诸多代币的榜样和典范 [36]。

Echo:以太坊的愿景

以太坊发展的时间线,引用自 Brave New Coin。倒数第二个里程碑已经过时——推迟到了 2019 年 1 月 

随着相互竞争的智能合约平台开始兴起,持有大量以太币的人发起了游说活动,旨在防止这种货币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定义为证券 [37]。该机构在执法方面采取了更积极的立场,逐步地瞄准更大的企业(截至今日,数十个法律主体已经被卷进了 “Operation Cryptosweep” 运动中)。毋庸置疑,ICO(以及 STO,以及接下来要出现的无论什么东西)失去了大部分吸引力 [38]。

持有自己发行的代币的团队大多数都通过彰显自己所创系统的博弈属性和经济属性来为自己辩护。“Tokenomics(代币经济)” 这一术语在 2017 年年中非常流行 [39]。数字收藏品也在不久后异军突起。

2017 年底,堵塞了网络的 Cryptokitties(谜恋猫)给了硅谷一个值得庆贺的宠物项目 [40]。几百万美元的风投资金涌入区块链游戏、非同质代币市场以及艺术收藏品相关项目。但后续并未出现可观的需求。Cryptokitties 活跃度稳定在每天几百个用户。一幅安迪沃霍尔的作品通过基于以太坊的 Codex 协议被拍卖给了一群股东。截至今日,仍有一些人在博客上热烈地讨论如何在 Decentraland 上积累和交易房地产。

尽管这些进展都激动人心,这个网络仍未被证明是一个安全的、可以保护资金的系统,也未自证其去中心化治理的属性。在 2017 与 2018 年之交,社区面临着又一个僵局。

Echo:以太坊的愿景

2017 年中期 Parity 多签名钱包事件被发现以后,核心贡献者的推特 

分别发生于 2017 年 7 月和 11 月的事件(一次被黑 [41] 和一场据说是意外 [42] 的事件都与 Parity 软件有关)导致以太币的合法拥有者丢失了他们的代币,价值高达千万美元 [43]。

受到影响的团体提议在协议层采取措施以保证人们仍可取出资金(甚至回滚恶意交易)。EIP999 成了人们针锋相对的焦点 [44]。对 The DAO 事件的处理措施成了一个不好捉摸的先例。虽然人们产生了激烈的争论,但并没有实现任何妥协。如果说有什么收获的话,就是那段时期在以太坊公共空间里普及了政治学——也就是说,要把网络治理变得更加包容。像 ETHPrize、以太坊魔术师(Fellowship of Ethereum Magicians)、以及 Etherean message board 这样激励人们积极性的事物开始出现,致力于帮助人们理解整个社区共有的愿景和目标。


在 2018 年,曾经渴望 ICO 并发行代币的资本已经枯竭。以最坚定的步伐推出产品的项目似乎都可以归入 “去中心化金融(Decentralized Finance)” 的类别中,其中一大部分在基础技术中(居然)并没有自己的代币。从提供借贷的基础设施、稳定币、衍生品工具到非托管型中继者再一次吸引了机构投资者和 SEC 的注意力(可见 EtherDelta 案)[45]。这一次级门类证明:在有了精心设计、开源且模块化的组件后,协同效应开始发挥作用了。

Echo:以太坊的愿景

就我个人在过去一年中观察到的情况是,作为治理参与度提高的必然结果,以太坊的 精神 得到了更多公开讨论。在 Devcon 4 上,有一整个分会场是关于 “社会与系统“ 的,焦点完全集中在包容性上。

Echo:以太坊的愿景

一些以太坊核心贡献者在日本,引自 Aya Miyaguchi 的推特 

2018 下半段备受瞩目的是以太坊社区与 RadicalXChange 运动在观念上的融合[46],这种融合在 Eric Posner 与 Glen Weyl 合著的 《激进的市场》(Radical Markets) 出版后迅速兴起;Vitalik 参与精炼了该书中提出的概念,并合著了一篇论 “Liberal Radicalism” 的论文,探索为公共基础设施融资的更好的机制 [47]。

短期来看,一系列基于以太坊的应用会被合并到 ”激进“ 概念中,比如部分共有财产、自行估价的资产税措施、将数据生产视为劳动力 [48]。近期黑客松上出现的作品展示了一些实验,比如在 Harberger-tax 模型下拍卖广告位、图片中的像素点以及域名 [49]。我们可能很快就会得出一种类似的资源分配形式,用于指导城市空间里的公共艺术 [50]。

在 Devcon 4 上的演讲结束后,Weyl 雄辩地指出,以太坊可能是 ”为了一个积极、自由且具有前瞻性的未来而进行的最为认真、有组织且拥有广泛基础的运动“。以太坊的用例,演变成了“旨在为我们提供一种愿景,让我们在遭遇下一次衰退时免于重蹈 1930 年代的覆辙,而非解决任何具体的技术问题”。这个网络的确还要修复其财阀属性和一大堆设计上的怪癖,但是,”还有别的运动可以让你与他人不分地域、不分种族不分信仰地围绕权力去中心化而团结在一起吗“ [22]?

结论

本文写作的目的是描述在不同阶段驱动以太坊发展的主流叙事。我们选择的研究方法是通过分析几年来的 Reddit 帖子、早期社区成员的讨论、文献、已存档的网页、GitHub 帖子、黑客松的开发者作品、个人博客、对主流意见和媒体报道的回忆,追踪社区的氛围。

我们并不认为上述言论就是绝对的真相。我们的目标是让人们远离绝对主义、意识到这个社区的面貌是多元的,尽管还远未稳定下来。我们也不妨为新出现的证据改变观念。Devcon 4 上的 “BUIDL song” 中,Vitalik 的 “that didn’t work!” 的和声是强有力的警醒,虽然有些俗气(译者注:BUIDL song 是 10 月 31 日上午议程结束时主持人带领以太坊核心贡献者合唱的一首歌,大意是 ”很多厉害的东西就要到来了,我们要努力开发(buidl)”;而 Vitalik 的 “didn’t work” 则是在中间穿插的,表达了对以太坊早期升级方案(如关于可扩展性的各种粗糙方案)的否定)。

比特币通常被誉为保守的有机体。以太坊则被视为光谱的另一端,倾向于进步主义。

以太坊可以是无国界的众筹,也可以是对金融渠道的一次革命。它可以是促使自主数据市场繁荣的框架,也可以用于测试用智能合约在沙漠中经营一座城市。

以太坊也可能只是围绕着幻想的集体错觉,是不顾现实的虚妄。终极来说,这个网络的地位,其资产,其社区,到底是什么?

Vitalik 曾经指出,“反对教条式自由意志主义者,freedom 是一个高维度的空间”。也许,以太坊就是探索这些维度的基础

这种令人不寒而栗的不确定性,一方面是砒霜,是批评者批评的重点;另一方面也是蜜糖,是支持者为之心醉为之兴奋的根源。

  • 0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