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发布于 4周前 阅读数 9148

41岁比特币富豪溺亡 持币量成谜

「41岁的外国人在加拉比托的赫莫萨海滩溺亡。」6月23日时,刊登在哥斯达黎加当地媒体的这则事件新闻并未引起注意,直到新闻中溺亡的「41岁外国人」被证实为是比特币的早期投资人、MPEx交易所(已停运)创始人Mircea Popescu。

在比特币圈内,Mircea Popescu被视作最大的单个比特币持有者之一,他曾声称拥有100万枚比特币,但圈内保守估计其持有量上万。以当前比特币3.6万美元的市价计算,1万枚BTC价值3.6亿美元。

除了是比特币的早期投资者和一家历史久远的加密资产交易所创始人之外,Mircea Popescu是当之无愧的比特币布道者、原教旨主义的捍卫者,他从2012年开始就在他的博客上撰写有关比特币的文章,支持开源项目,甚至曾以「抛售100万枚比特币」威胁开发者,以阻止2016年风靡一时的Segwit2X分叉。

不过,Mircea Popescu的比特币家底从未得到证实,他的意外身亡也让这些比特币的数量和去向成谜。假如他真的持有天量比特币,那么,私钥在谁手里将决定这些资产的「死活」。

比特币布道者游海泳溺亡

Mircea Popescu出现在哥斯达黎加本地媒体报道中时被称为「41岁的外国人」,当地时间6月23日上午8时30分,他加拉比托海域游泳时被水流卷走,当场身亡,司法机关确定他的身份为「波兰裔的Mircea Popescu」。

或许正是「波兰裔」这个信息干扰了海外币圈,因为在那个圈子里,比特币名流Mircea Popescu一直都是罗马尼亚人,他于2012年最开始撰写有关比特币的文章时,用的都是他的母语罗马尼亚语,后来才改用英语。

但随着死者3名女性友人及业内人士的证实,他的身份确定了。溺毙于哥斯达黎加海洋中那位「41岁外国人」正是比特币的早期布道者、投资人、MPEx交易所创始人Mircea Popescu。

公开信息显示,Popescu在罗马尼亚长大,毕业于Avram Iancu大学,曾在美国、墨西哥、哥斯达黎加和埃及等国家生活过。2007年,Popescu在罗马尼亚创办过一家企业资源规划公司。

41岁比特币富豪溺亡 持币量成谜

Mircea Popescu的博客页面

Popescu开始涉足比特币大概可以追溯到2011年,因为次年年初他开始写关于比特币的文章,支持以安全为重点的开源项目,并致力于保持比特币网络不变。那时正值比特币白皮书面世的第三年,比特币价值不及100美元。2012年4月,他还创立了一家名为MPEx的交易所。

在2016年以前,Mircea Popescu至多是一位加密货币圈的活跃人士。直到比特币网络计划以Segwit2X方案升级扩容时,这位「比特币原教旨主义者」反对改变比特币1MB的区块大小,甚至宣称,如果比特币区块大小发生变化,他将在市场上抛售100万枚比特币。

也是在那个时候,圈内开始注意到这位「比特币巨鲸」。最终,那场可能导致比特币网络分叉的Segwit2X计划「流产」,网络也保住了1MB的区块大小。

Popescu到底有没有100万枚比特币至今没有得到数据上、证据上的支撑,但业内从他涉足比特币领域的时间、当时低廉的币价及其创业经历推测,他手上的比特币上万枚。如果仅以1万枚计算,按照当下3.6万美元的单价,Popescu的比特币身价在3.6亿美元左右。

谁也没有想到,如此身价的比特币富豪最终陨落于哥斯达黎加的海域中。

生前言行激进 身后币量成谜

以抛售威胁开发者足见Popescu的「豪横」,而他的激进之举并不止于此。

Popescu创立的MPEx和现在人们经常使用的加密资产交易所不同,2012年推出的这家交易网站,需要用户以比特币开户,支持用户拿比特币交易股票、债券、期权和其他类型的证券。币圈知名的赌博网站Satoshi DICE(中本聪骰子)曾在MPEx上发行股票。

网络公开信息显示,当时用户开户需要30 BTC。北京时间6月29日,Popescu过世的消息传到国内币圈时,有圈内老玩家在微博上称,当初平台开户费就要25 BTC,「烤猫股票也是在上面交易的。」(烤猫原名蒋信予,国内第一批Asic比特币矿机的天才开发者,曾以批量制造矿机为由众筹资金,但于2015年与圈内中人失联,至今下落不明。)

放在现在看,MPEx交易所经营的范畴及以比特币为结算方式的做法也颇为激进。2014年3月,Popescu透露,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要求他披露MPEx用户和至少一家证券发行人的详细信息。果不其然,由于提供未获监管机构批准的证券上市、交易,MPEx成为SEC调查的对象,后来的停运大概率与此有关。

41岁比特币富豪溺亡 持币量成谜

Mircea Popescu 被推测持有的比特币数量以万计

尽管如此,Popescu对开源项目的支持行动仍然让他受到了业内的尊重。当上世纪90年代问世的开放源代码操作系统Open BSD遭遇到资金问题时,Popescu在2014年捐赠了2万美元,以维持该软件背后的非盈利基金会的运行。这套操作也是MPEx采用的技术之一。

「Popescu是比特币技术领域最早、最具雄心的企业家之一,他因创办MPEx而闻名……而他公开削弱SEC的权力也不乏乐趣。」Bitcoin Magzine的编辑Pete Rizzo在一篇文章中回忆,Popescu自那时起成为第一批公开打击诈骗的人,是瑞波和「比特币储蓄与信托」(Bitcoin Savings & Trust)的公开批评者,后者后来被发现的确是一个金字塔骗局。

Pete Rizzo认为,这种新颖的行为为Popescu赢得了早期的追随者,后来他身上的标签被定了调,「一种激进的、毫无悔意的比特币布道,这使他的影响经久不衰,尽管有记录表明他存在性别歧视、偏执和反犹太主义。」他评价,Popescu同样有影响力的是,他认为软件必须保持向后兼容,避免硬分叉,他断言比特币必须最终由用户的软件选择来定义,而不是任何一个开发团队。

从比特币布道者的角色评价Popescu,他既保守又激进,或者说以激进的方式固守着比特币白皮书的原教旨。如今,他身故了,外界将更多的焦点汇聚在他持有的比特币去向上。

结果无非两种,如果Popescu始终私密且安全地保管着他的比特币私钥,那么他控制的这些资产将随着他的身故永远「沉睡」在网络上;假如另有其他人掌握着这笔财富,出售的可能性将成为冲击市场的危机。

Popescu的身故再次给比特币世界留下了一个谜。

  • 0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