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发布于 2021-05-17 阅读数 6937

起底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乱象:“引流”藏套路 宣传似传销

山雨欲来风满楼。

数字货币价格频繁暴涨暴跌、投机炒作氛围狂热,围绕数字资产的乱象甚至犯罪行为已引起各方高度关注。日前,比特币交易再遭商业银行“封堵”就是一例。

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期调研发现,数字资产交易平台鱼龙混杂已有时日,乱象频发:有交易平台将老年人当作“收割对象”,“引流”套路涉嫌传销;有交易平台与“带单老师”合作,投资者“上钩”后,用技术手段使投资者受损;还有交易平台沦为跨境“洗钱”工具,逃避外汇监管等等。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专家指出,这些交易平台严重损害了投资者权益,加强监管刻不容缓。

从暴富躁动到惨被“收割”

数字货币是电子货币形式的替代货币。目前,市场上有两大主流数字货币:一类是各国央行相继推出的央行数字货币,承担着法定货币的职能;另一类是以比特币为代表的私营加密货币,更多被视为可投资的数字资产,成为交易平台上的炒作对象。

“若交易平台每天交易额达100亿元,每个股东每天至少可得2800元分红!未来财富不可限量!”日前,在数字资产交易平台“SPS交易所”的一次会议上,中国证券报记者感受到现场弥漫着躁动的氛围,仿佛一夜暴富的机会唾手可得。

会场上,主讲人激情澎湃地鼓动投资者投资该交易平台发行的数字资产HHS币。然而,天上真的会掉馅饼吗?

中国证券报记者辗转联系到小陈。谈及这段遭遇,小陈一肚子苦水。去年10月,小陈母亲在一名自称是哈希顿区块链(深圳)有限公司负责人引导下,投资了“SPS交易所”发行的HHS币。

“当时我妈跟我借了几万块钱,一开始我也没多问她拿钱去干啥。后来,她竟然要发展我做下线,我才发现事情不对。”小陈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他母亲早期投资的款项已无法提取了。

虽然小陈一再告诫,但母亲仍对“SPS交易所”深信不疑,万分期待手中的币价值暴涨。现在家庭内部对立情绪严重,小陈颇为无奈。

暗夜狂奔 乱象重重

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全球至少有600家正在运营的交易平台,在这些平台上,各类数字资产“你方唱罢我登场”。

然而,这些交易平台良莠不齐,不少交易平台在黑暗中狂奔,暗藏的乱象令人不寒而栗。

小陈母亲遭遇的就是“引流”套路,哈希顿正是所谓的“引流”公司。哈希顿一位成员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投资HHS币后就可以成为“SPS交易所”的会员,若发展足够多的下线,有望成为该交易平台原始股东。

这种“拉人头”方式与传销异曲同工,靠数字货币涨势哄骗用户,通过发展下线的方式来扩大市场,具有很强渗透力。小陈向中国证券报记者提供的一张截图显示,除深圳外,哈希顿还将业务拓展至广州、佛山、长沙、武汉等地,仅小陈所在的县级市投资者微信群就超过400人。

除了“引流”,“带单”背后的套路同样触目惊心。所谓“带单”,就是“带单老师”指导某个币种的买入、卖出点位,引导用户在交易平台上交易。一名自称与“BTA交易所”合作的“带单老师”李明(化名)介绍,自己会为用户提供某个币种的交易策略,引导用户在指定交易平台进行跟单交易,频繁“做短线”。李明告诉记者,自己所在团队的“带单老师”多达50人。

跟着“带单老师”真的能稳定盈利吗?答案无疑是否定的。不仅如此,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轮值主席于佳宁指出,有些情况下,“带单老师”会将客户引至黑交易平台进行交易,一开始黑交易平台会让用户赚取微小利润,后来则会利用拒绝成交、高位强平、极端行情无法操作,甚至关机跑路、无法提币等手段恶意造成投资者亏损,甚至爆仓。

此外,还有交易平台涉嫌非法集资,沦为洗钱工具。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国人民银行3月联合发布的一起惩治洗钱犯罪典型案例显示,陈某波通过开设交易平台发行币种,拖延甚至拒绝投资者提现,涉嫌集资诈骗并潜逃境外。其妻子帮助其向境外转移集资诈骗款,被认定犯洗钱罪。

监管利剑亟待出鞘

对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的监管仍面临不少难题。首先,对法人主体监管难度大。原本在内地注册的交易平台已纷纷“出海”,监管存在一定障碍。一些受害者也反映,根本不知道交易平台的地理位置及责任人,陷入投诉无门的境地。

其次,追踪交易也是一大难题。国盛证券区块链研究院院长宋嘉吉说,数字资产的去中心化特点使交易平台仅是撮合场所,用户一旦提现往往难以追踪。此外,数字资产技术迭代迅速,特别是去中心化金融的出现,更是使得监管难以在原有技术框架内进行。

此外,全球范围内尚无成熟的监管规则可供参考。北京尚光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主任丁飞鹏表示,目前各国家和地区对交易平台的监管政策、规则、态度各不相同,尚无普适标准,大多处于探索和尝试阶段。例如,新加坡、日本、美国、马来西亚、瑞士、英国等国以发放牌照的方式进行监管,我国香港地区则采用监管沙盒模式,一些国家甚至没有监管。

事实上,加强对虚拟货币交易监管正在形成更广泛的共识。

一方面,完善法律法规和监管机制是重中之重。于佳宁称,应明确数字资产及交易平台的法律地位,确定监管标准与监管职责,建立完善的准入退出机制等。监管部门应对交易平台的运营能力和风险管控能力进行监管,要求交易平台对股东资质、财政能力、业务范围、财务细则、安全管理等相关内容进行披露,同时对交易平台搭建者的能力和资信情况进行审核。

就现阶段而言,多位业内人士指出,监管沙盒不失为一种可取的模式。所谓“监管沙盒”,就是由监管部门按照适度简化的准入标准和流程,允许交易平台在有限业务牌照下,利用真实或模拟的市场环境开展业务测试。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一包容审慎的模式,在严厉打击不法交易平台的同时,还给予合规运营的交易平台生存空间,这有助于建立和引领数字资产领域的行业标准。

另一方面,强化技术应用层面的管理。“应加强交易平台的反洗钱管理、资产安全管理等能力,通过数据分析等技术手段,对交易平台的日常交易进行监测,识别、评估、持续监测洗钱风险,还可逐步探索对数字资产进行托管、多方共管或保险机制,加强审计。”丁飞鹏称,“对于风险较大的合约交易,可参考期货交易,严格限制交易平台的杠杆率。”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民众对数字资产的投资热情高涨,投资者教育任重道远。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叶庚清提示,投资者应擦亮双眼,加强对数字资产底层应用的了解,同时对违法违规活动加强防范,及时举报相关线索,谨防受骗。

  • 0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