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发布于 2020-06-08 阅读数 3361

Bittime AMA丨王东临谈马斯克火箭与YottaChain存储“不谋而合”的性价比逻辑

6月5日,由Bittime与YottaChain主办的Bittime自主AMA【下一个问题】顺利举行,主持人Bittime创始人七斤与分享嘉宾YottaChain创始人王东临展开了精彩问答。王东临分享了自身的跨界经历,马斯克火箭与YottaChain存储“不谋而合”的性价比逻辑以及YottaChain的创立初衷、发展现状与未来愿景,最后还回答了来自社群的热情提问。

以下内容根据AMA【问答环节】对话整理。

七斤:

这几天,马斯克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他的猎鹰9号火箭成功地把龙飞船送上太空,火箭也被成功回收,翻开了世界载人航天事业崭新的一页。但我们知道,此前,他曾接连三次发射失败,假如第四次再失败,SpaceX就会破产,也就是说 “不成功便成仁”,最终他第四次发射真的成功了,也为这次的发射成功奠定了基础。王总您怎么看待这样的马斯克?您认为他的成功是偶然还是必然?

王东临:

马斯克发射火箭的成功既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从必然性来看,他有强大的创新能力,注重细节管理,20余年来一直疯狂地推动载人火箭的落地商用,成功是必然的。从偶然性来看,即使SpaceX失败了,他也会在其他领域成功,但在哪个领域成功有一定的偶然性。

马斯克本是也是一个跨界的人,他将飞往火星作为使命,设计火箭时,在如何获得市场生存空间,如何与政府沟通等方面都作出了巨大努力。此外,即便是马斯克拥有这么强大的创新能力和商业能力,每天工作将近20个小时,每天都在拼搏,他也是花了一二十年的时间才取得这么大的成功。从这个角度讲,他的成功真的是必然的。

七斤:

您身上有很多标签:“中国十大青年科学家”,“中国软件业十大杰出青年”,“杰出工程师”等等,这都是您过往宝贵经历的见证,现在圈内又在说您是“区块链界马斯克”,您怎么看待这个新的标签?您认为您和马斯克有哪些相似之处?

王东临:

对于“区块链界马斯克”这个标签受之有愧,我和他在精神上和做事方法上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但在成就上与马斯克还相差很远。当然我也希望在区块链领域能做出一定的成就,毕竟区块链是一个比互联网更能改变世界的创业机会,希望将来有一天真的能有资格和马斯克相提并论。

说到相似之处,我觉得一方面是都有创新精神。面临行业的重大问题,我们都能通过“第一性原理”寻找解决办法。比如马斯克在火箭的重复使用方面确实是个颠覆性创新,我做的去TCP/IP分布式系统也打破了传统分布式系统的惯性思维,改进了分布式系统的性价比。只不过马斯克解决的是移民火星这种人类面临的重大难题,而我是解决的行业性的难题;在工作的干劲儿方面,也有相似之处,我从20岁左右开始参加工作,一直到现在,每个星期的工作时间保持100个小时甚至更多,好在我的身体素质还不错,能经得住加班熬夜;我们也都有理想主义,马斯克的理想是解决环境问题,实现人类移民火星,我的理想是用技术改变世界,引领社会的发展。我现在做的区块链行业就讲到要做三个闭环,商业闭环、安全闭环和用户体验闭环,我对这三个闭环的要求比较高,这可能就是别人说的“极致的理想主义”。

另外,我们都理性思维过强,在人性关注方面不够,我们关注的是把事情做成,如果达不到预期效果,就跟你没完,这也容易被人说是不通人性,让周边的同事认为我不是个四面通达的老板。一般人和我们这种理性思维过强的人打交道就会很痛苦,所以我自己也经常反思,想要改,但总是改不好,后来看到马斯克在这方面比我还严重,我还稍微宽点心。

七斤:

您爱好广泛,喜欢研究逻辑学、哲学、数学,信奉“第一性原理”,马斯克也是“第一性原理”的忠实信徒,到底什么是“第一性原理”?你们都是怎么应用的呢?

王东临:

“第一性原理”是马斯克的语言,用我们专业的语言讲就是一套公理体系,是对问题进行追本溯源,发现它最底层的公理的理念。对我来说,通过公理加逻辑就能推导出一个科学体系的所有公理;对马斯克来说,凡是超出“第一性原理”的东西都是可以质疑和挑战的。

这个事情很重要。一般人喜欢路径依赖,喜欢经验和套路,这对常规问题而言可以快速解决,但对于少部分的难题和盲点,仍需“第一性原理”和逻辑性的理性思维去解决。

比如一般人都理所当然地认为一级火箭、二级火箭用完了就扔掉,但马斯克就去想,为什么就不能重复利用呢?他从第一性原理去考虑,就发现火箭并非一定不能重复利用,印象中一级火箭的成本占总成本的70%左右,找到回收方法之后成本就比所有人都低了。

比如在我做云计算的分布式系统时,一般都是采用基于以太网的TCP/IP协议,这几乎已经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其实TCP/IP性能是很差的。我就想,这个是必须的吗?是不是可以用其他网络协议呢?后来我就找到了用SAS、PCIe等作为分布式系统的网络协议,这样我们就能把传输性能从毫秒级提高到微秒级,性能提升100倍以上。

同样,在存储行业也有一个“加密”和“去重”的问题,一般认为加密后的数据是不可以去重的,这在行业内成了一种惯性思维,甚至被写进了教科书。但我在想,为什么一定不可以呢?其实对于加密后的数据,如果外人拥有相同的数据,那么这个数据让他知道就无所谓了。这个点就是打开加密去重的钥匙。我们就倒过来用明文对密钥进行加密来实现必要的传递,于是密码学行业的世界性难题就被解决了。

像我这样从小受过严格的公理和逻辑训练的人,对马斯克的第一性原理特别容易理解。同样地,我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从本源去思考问题,不要想当然,这个时候可能很多创新和突破就出来了。

七斤:

您在密码学和存储领域都有着丰富的经验积淀,20多年来不断跨界、连续创业,您每次跨界的心境是怎么样?您认为您最成功的一次跨界是哪一次?

王东临:

其实很多所谓的跨界并不是为了跨界而跨界,而是当我们想去解决一个问题时,发现所需要的知识超出了已有的知识储备,怎么办呢?那就缺什么学什么,不懂什么就研究什么,最后学的多了,懂得多了,好像也成了一个专家了,就跨界了。

比较有体会的跨界是从软件跨界到互联网。这也是从To B跨到了To C,那个时候这种跨界的经验还不多,觉得反正都是IT嘛,根本没意识到这是跨界。都是软件技术,去研究就好了,但做出来之后别人就说你这不像是网站,像个软件。我就意识到了不对,一看数据,真的非常非常糟糕,惨不忍睹。后来我们就去看数据,不断改进调整,很多同事都灰心丧气了。这种状况大概持续了一年,后来慢慢地找到了门路,数据开始起飞,基本上每个月增长30%以上,最终我们用了五个季度,也就是一年多一点的时间,把日活用户数量从1000人做到了100万人。在这个过程中,我也不断向很多做互联网的朋友请教,没有他们的帮助,我的这个跨界还不一定能成功。

所以我觉得进入一个新行业一定要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不管是为了理想还是商业目标,而且进入一个新领域时,一方面,一定要有敬畏之心,把自己当成刚入门的小学生,清空自己,认真学习新行业的门道,然后去研究你所关心的点有没有更好的方式实现;另一方面,不要盲从,过去的一些成功经验有可能起到作用,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比如现在我在做区块链的时候,就把做互联网的一些用户体验的经验带过来了。原则上我们跨界进来是因为行业里面现有的东西无法满足我们的要求,所以我们进来看有没有可能做得更好。比如马斯克做火箭的时候就是因为当初俄罗斯的火箭不能满足他的要求,所以他就想试试看能不能把火箭做得更好,满足送人到火星的需求。刚开始他需要学习、探索,难免经历失败,但他最后真的把行业优化了。总之,我们跨界时,不仅要敬畏,还不能盲从。

我希望最成功的跨界是跨界到区块链。因为区块链确实可以比互联网更能改变世界,如果我们能够构建一个很好的区块链基础设施,让很多的商业应用普及开来,就能像当年的网景浏览器一样,打开区块链商业化大门。

七斤:

短短两年不到的时间里,YottaChain已经成为全球存储公链领导者。回首来路,您创办YottaChain的初衷是什么?您认为YottaChain有哪些其他项目无法取代的优势,又有哪些劣势?

王东临:

我接触区块链时间蛮长的,2012年我在硅谷的时候已经接触了比特币,当时我觉得很有意思,而且我认为可以做得比他再好一点,但我不知道有什么用,更不知道怎么去推广,所以就把它搁置了,后来再做区块链是在2018年,当时区块链大火,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也有时间去深度思考区块链的价值,于是产生了做YottaChain的想法。

一方面,区块链确实可以改变世界,而且改变程度远超互联网。互联网改变的是商业形态,而区块链不仅能创造新的商业形态、经济形态,还能创造新的组织形态、社会形态。

另一方面,区块链存储是一个非常好的落地应用场景,因为存储是纯数字化的,代码可控,数据可直接上链,本身就是一个完整的商业闭环,而且存储本身有去中心化的需求,同时,中心化存储的可靠性也遇到了瓶颈。存储行业本身走的就是一个通过不断提高冗余和增强故障域隔离以提高数据可靠性的技术路线,另外存储是用得越多成本越低,很适合用通证来做激励。因此,存储是很适合“区块链+”的行业,我做存储十多年,也具备专业能力,我看到现有的存储公链做的专业性还不够好,我可以比他们做得更好。

我们在传统的分布式存储领域确实有世界级的创新,但因为市场环境等原因,我们的技术跟用户的采购模式不是很匹配,市场开拓速度不够理想,区块链存储是个机会,我认为可以做出更大的成绩,因此创办了YottaChain。

相对于BAT、亚马逊、谷歌等中心化存储,YottaChain的核心优势在于数据可靠性和数据安全性上,我们有好几个数量级的提高。我们可以做到工程意义和商业意义上的最大安全,当然科学意义上没有绝对的安全,另外我们的存储成本很低。相对于区块链存储公链,我们有多年的专业积累,在技术专业性和领先性上有明显优势。比如数据冗余、心跳监测、数据重建机制等。以数据可靠性的保证机制为例,我们每一个数据块都做了128+36个 LRC冗余编码,也就是说数据存在164个节点上,只要128个节点数据还在,就可以恢复数据,允许最多丢失36个数据分片。靠心跳监测我们可以迅速发现存储节点故障,然后重建数据,因此系统拥有强大的自愈能力,就像是胳膊被砍了,胳膊还能再长出来。

我们的劣势也是有的,与IPFS区块链存储公链相比,人家的知名度比我们高很多,融的钱也多很多。它作为一个美国项目,在全世界都有巨大影响力,我们作为中国的项目,影响力要小很多,还有社区大小、共识方面等等也比较小。当然我们还需要发展,作为一个已经上线的项目,每天都会存好几十个T的数据,这方面我们还是领先一点。

七斤:

我们看到有报道称SpaceX龙飞船主控系统的芯片组仅用了2.6万人民币,和现有载人飞船总计约1.4亿人民币的成本相差5384倍,这其中性价比的优势不言而喻。而这同样也是YottaChain的优越之处,您能就这个问题谈谈吗?

王东临:

其实研究性价比的问题可从“第一性原理”出发。比如主持人讲的这个例子,马斯克就想,必须要用这么贵的宇航级CPU吗?可以用工业级CPU通过冗余方法让可靠性达到甚至超过宇航级CPU吗?事实证明,最后他真的开发出来了,而且节约了5000多倍的成本。在火箭成本上,马斯克发现,原材料的成本只占到总成本的2%,有没有可能把原材料之外的成本降低?于是他发现其他有18%的成本是可以降低的。

YottaChain也是一样,我们发现用于存储的硬盘成本在短期内很难降低,但是其他成本有没有可能降低呢?比如能不能把CPU的内存使用降下来?我们就用技术成熟的哈希做共识而不是零知识证明,哈希算法对内存的占用很小,因此我们的矿机只需要0.5个核,1G内存,相比于同行10个核的CPU,甚至GPU以及256G的内存,我们的成本有非常明显的节约;还有带宽成本,这也是非常大的成本,我们就想能不能用家庭矿机来降低成本?因为家庭带宽成本是沉没成本,相对来说就没有边际成本,家庭矿机自然风就可以散热,不需要集中制冷,这样又一大成本就省掉了。

另外,家庭矿机必须要做到标准化,不需要运维,因为家庭供电可能不稳定,我们就做冗余,即使偶尔掉线也没关系,为此我们做了矿池,只要整体在线率达到95%,系统就不会对其做出惩罚,这就允许家庭矿机有一定的故障率。

总的来说,我们就像“守财奴”一样,拼了命地把硬盘以外的成本尽可能的降低,因此不管是跟BAT这样的云存储巨头相比,还是同行的存储公链相比,我们的存储成本都有明显降低。

七斤:

IPFS/FileCoin是区块链存储领域非常著名的项目,您称其为盟军,并表示要与之共同挑战中心化云存储的巨头。这一说法常不被外界理解,认为两者之间确有竞争关系,对此您怎么看?

王东临:

毫无疑问,IPFS/FileCoin肯定是我们的盟军。存储产业每年的产值将近1000亿美元,市场份额几乎都是中心化存储的,而尽管我们YottaChain每天能存储几十个T的数据,甚至超过了比特币1000年的数据规模,但区块链存储的市场份额加起来基本等于零。所以区块链存储应该团结起来,共同挑战中心化存储霸权。

目前YottaChain已经上线并小规模商用了,但我们作为一个新产品还有不成熟的地方,需要进一步打磨。此外,最大的问题在于在市场认知方面几乎为零。虽然在区块链圈里觉得IPFS/fileCoin很有名,区块链存储好像是风口,但在存储用户方面对此几乎一无所知。我们都需要从零开始,慢慢教育市场,培育市场,这是我们最大的难关,所以如果有IPFS/fileCoin这样的行业领袖能够去推动行业的认知,对行业是很有利的,所以说我们是盟军。

很多人觉得我们很相似,肯定有竞争关系。当然我不否认,可能很多年后,我们会有竞争关系,这相当于刘邦和项羽,在把秦王朝灭掉之前他们绝对是盟军,之后就是对手了。我们和IPFS/fileCoin也是这样,目前我们仍是共同挑战中心化存储的盟军,等区块链存储成为主流的时候可能会成为竞争对手,我也非常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七斤:

可否分享一下YottaChain目前技术落地、商业应用的现状?以及您认为YottaChain将在国家新基建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王东临:

目前YottaChain的用户数量有几百个,存储节点有9000多个,其中有128个超级节点,300多个生态节点,数据存储量有将近3个P,每天还有几十个T的增量。目前我们主要面向对象存储市场,完全兼容对象存储,比如亚马逊云、阿里云存储等用户可以无缝迁移到YottaChain。当下做对象存储的应用有好几万个,因此我们的应用生态还是比较广泛的。我们今年还打算提供NAS存储,那样就可以对接更多存储用户了。

YottaChain在商业化应用方面的优势是持久化存储和第二存储(主要是容灾备份),目前正在与多个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研究探讨如何帮助它们建立区块链基础设施。YottaChain将深度融合实体经济和数字经济,通过提供无限容量、更可靠、更安全、更低成本的数据存储服务,多维度构建应用生态,为新型基础设施工作贡献力量,加快释放对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支撑作用。

七斤:

王总您跨界区块链,成为行业“年长的后浪”,创建YottaChain和Ystar并都取得不俗的成绩后,您下一步又有什么“折腾”计划吗?

王东临:

YottaChain和Ystar确实取得了一点成绩,但现在根本还谈不上成功。所以下一步我要推动他们真正走向成功。YottaChain和Ystar本身是相辅相成的,Ystar是YottaChain的配套生态设施,解决了区块链的入局门槛问题,将进一步打开YottaChain的商业化局面。此外YottaChain在存储公链之外,还具备作为公链的无限可能,待商业闭环、安全闭环、用户体验闭环打造完备后,未来会落地更多应用场景,甚至可以挑战以太坊、EOS等知名公链。

以下为内容根据AMA【自由问答环节】整理。

社群提问1:

如果做存储的节点作恶该怎么办?YottaChain最多容许多少个存储节点作恶,系统还能正常运转?

王东临:

存储共识就是解决作恶的。一方面,我们有足够的冗余,通过其他节点进行数据重建。另一方面,我们有惩罚机制,作恶的节点将被扣掉服务保证金。这样的话,可以保证整体的安全可靠和服务稳定。

社群提问2:

您还会继续跨界吗?为什么?

王东临:

不会为了跨界而跨界。当我们想解决一个重大问题,但解决它所需的专业能力超出了自身知识储备的时候,可能就要跨界了,具体是否跨界还要看我们跨界过去了有没有可能解决问题。

社群提问3:

您提到加密去重技术,数据已经加密了是怎么去重的呢?王总可以通俗地讲一下吗?

王东临:

刚才已经有讲到,现在我再具体一些。我们是一文一密的,每个数据块都有不同的存储密钥,我们用数据块自身的明文对它的存储密钥进行加密,加密后的密钥就可以保存到服务器端,作为数据库的元数据,就跟哈希值一样,本身是不会泄密的,只有拿到明文才能解开。

对于第二个存储相同数据的人来说,首先我们系统一查,元数据是存在的,第二个用户就可以从元数据信息里用他的明文把存储的密钥取下来,再用自己手里的数据明文对密钥进行解密,解密后就得到存储密钥了,然后用户再用自己的公钥对存储密钥加密,加密之后又可以存到密钥管理系统里,因为只有拿到他的私钥才能解密,所以这个保存到元数据信息里面也是安全的。

本次Bittime自主AMA【下一个问题】由火星财经、499Block、北京链安联合主办,得到了近50家行业媒体的共同支持。

  • 0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