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Hanada

Hanada

发布于 2018-11-25 阅读数 2770

前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私营机构可以参与数字货币研发!

央行对数字货币的研究及监管态度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11月18日,在第九届财新峰会上,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央行前行长周小川表示:央行已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央行可组织这方面的研究,但没办法确保央行研究的方案会是最优的。“应当鼓励多渠道研发、相互竞争的机制,同时要后果可控,不能放任不管。” 私营部门也可以参与金融基础设施,比如支付体系和数字货币体系。

但需要在政府指导的前提下,需要具备公共精神,考虑到安全性、稳定性,还需要考虑到货币传导机制。

同时,周小川还从多个角度表示,金融新技术的发展、研究需要多渠道地进行竞争,特别是不能选择过早,监管也不能只是事后监管。

以下是周小川在第九届财新峰会的演讲内容,略经整理!

央行可组织数字货币研究,但难保证方案最优

当前,关于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已有许多讨论,但这些讨论在术语、概念、用词上,有时“各说各话”,沟通性不佳。国际清算银行(BIS)曾发表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文章,首先对一些概念进行了区分。

据周小川介绍,国际清算银行作出区分后,数字货币分为了央行数字货币和私人部门数字货币。其中,私人部门包括商业银行等非央行的机构。在他看来,数字货币也可以由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合营。

周小川提醒大家注意,央行具有币值稳定、金融体系稳定的职能,也会相应注重这一方面。但私人部门如果未建立起合理的机制、法规条例以及激励制度,就可能只关心市场份额、效率和成本,而不一定关心币值稳定。

他还表示,根据概念和区分,可以看出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的发展可能有多种方案并行,并在竞争中发展前行,这对中央银行和监管部门提出挑战,即未来可能是不确定的

己上了大学,又听到了这些比来比去的刺语,心里的痛更是渐深,我不是那种顺来逆受的孩子,偶尔会争辩几句,换来的只是更冷落的白眼,慢慢地,我害怕见人,别人说的一字一句,我只能听之任之,索性,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紧锁房门,不愿抛头露面。怕自己曾经所受的伤害再次被剥开,我开始变的冷漠,没有人能原谅我的伤,我也不用去在意谁懂与不懂。 身若抽丝的苍白 这辈子我想大概就这样过了吧,现在的父亲母亲,一个比一个工作忙,家里总是冷冷清清,只有到年的时候才会团聚,总是在吵架声中度过。我想,他们大概也就吵架打算过一辈子了吧,却从未想过这个家会支离破碎。 放了假回家之后我才知道,他们两个勉强生活了25年,其实,母亲根本不爱父亲,尽管父亲对母亲也是如此冷漠,怪不得,怪不得,母亲从小待我就不亲,我的家长会,母亲从未去过,常年在外面工作不回家。大年三十那天回到家和父亲吵完架就走了,奶奶哭着对我说,我没家了,我笑了,吵吵闹闹,却没想到真的画上了句号,那一刻我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着,心都碎了…….原来,你们一个一个的已经渐行渐远……… 九夏忧伤的演绎 那时候还羞涩,对于爱的萌芽,还是会闭口不提。可是看着自己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甜蜜秀恩爱的样子,自己又羡慕不已,她们也曾问过我,我笑而不语,可能是因为没有遇见自己喜欢的人吧,也可能自己不够优秀吧。 其实,那时候也有人追我,初见他,是在初中一年的九月份,成了那种很聊的来的朋友,那时候,他总是问我,你为什么总笑得那么勉强?别人有欠你钱吗?我不语,只是淡然而笑,我想,他是不会懂我的。后来的后来,他总是在教室里故意找我的茬,我总是躲他远远地,不和他起中正面冲突   

“人民银行在三四年前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负责研究Fintech(金融科技)和数字货币。表明央行可以组织这方面研究。但是,没有办法确保研究的方案会是最优的。技术在不断演变,确定技术选择具有风险。”周小川说。

基于上述情况,周小川认为,应设计一种多渠道研发、相互竞争的体制;与此同时还要通过设置,使该技术在投入使用时有一定过程,以保证这一技术不管成功或失败,其后果是可控的。

现钞只占5%-6%,其余都是数字支付

“我们的现钞只占5%-6%,其他的都是数字支付。”周小川表示,金融业和IT行业密切相关,金融业可以说是半个IT行业。从时间序列来看,金融业是IT技术最大的用户之一。

己上了大学,又听到了这些比来比去的刺语,心里的痛更是渐深,我不是那种顺来逆受的孩子,偶尔会争辩几句,换来的只是更冷落的白眼,慢慢地,我害怕见人,别人说的一字一句,我只能听之任之,索性,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紧锁房门,不愿抛头露面。怕自己曾经所受的伤害再次被剥开,我开始变的冷漠,没有人能原谅我的伤,我也不用去在意谁懂与不懂。 身若抽丝的苍白 这辈子我想大概就这样过了吧,现在的父亲母亲,一个比一个工作忙,家里总是冷冷清清,只有到年的时候才会团聚,总是在吵架声中度过。我想,他们大概也就吵架打算过一辈子了吧,却从未想过这个家会支离破碎。 放了假回家之后我才知道,他们两个勉强生活了25年,其实,母亲根本不爱父亲,尽管父亲对母亲也是如此冷漠,怪不得,怪不得,母亲从小待我就不亲,我的家长会,母亲从未去过,常年在外面工作不回家。大年三十那天回到家和父亲吵完架就走了,奶奶哭着对我说,我没家了,我笑了,吵吵闹闹,却没想到真的画上了句号,那一刻我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着,心都碎了…….原来,你们一个一个的已经渐行渐远……… 九夏忧伤的演绎 那时候还羞涩,对于爱的萌芽,还是会闭口不提。可是看着自己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甜蜜秀恩爱的样子,自己又羡慕不已,她们也曾问过我,我笑而不语,可能是因为没有遇见自己喜欢的人吧,也可能自己不够优秀吧。 其实,那时候也有人追我,初见他,是在初中一年的九月份,成了那种很聊的来的朋友,那时候,他总是问我,你为什么总笑得那么勉强?别人有欠你钱吗?我不语,只是淡然而笑,我想,他是不会懂我的。后来的后来,他总是在教室里故意找我的茬,我总是躲他远远地,不和他起中正面冲突   

“金融业和IT业相互促进,密切联系,受益于IT产业的发展,提高了服务的质量和效率,金融业应该是欢迎新技术的,但是在发展过程中,会表现出抵触。”周小川说道。

周小川称,从供给侧和需求侧来看,二者的角度不同,可能会出现一定的扭曲,比如一些企业把新产品和新技术当成投机买卖的噱头;技术的应用没有把金融服务充分的展现出来,比如第三方支付获得牌照后,追求预付款或是P2P的暴雷

周小川担心,IT行业、互联网行业会出现“赢者通吃”的现象。这种现象“跟我们原本的目标是有所不同的”,他强调,市场应实现竞争性发展使得最好的技术能够凸显出来,最终被加以使用。

在支付领域中,真正需要的是提高支付体系的效率,成本低,安全性有保证,交易有保障。”周小川强调。

央行要保证金融体系稳定,而私人部门要发展,就需要注重一定的激励和市场规则。若是缺乏,私人部门则主要关注份额,忽略了币值稳定,这会给金融体系带来风险。

允许私人部门参与,但要有监管

周小川说,央行3-4年前成立了数字金融研究所,但是没有办法确保研究的方案是最优的,所以要设置一种多渠道研发,相互竞争的体制。

如果非要选取一种可控的方式,比如英格兰银行采取的砂箱方法,但这种方法主要适用于小型市场。

“我们要认识到,清算系统属于金融的基础设施。如果以后有社会系统的话,也是基础设施。私人部门也可以做基础设置,当然也可以采用PPP,但是要有监管。”周小川说道。

周小川强调,私人部门在参与基础设施时,一定要具备公共精神,而不是过多的为私人谋利益。要培养公共精神,审核具有公共精神的人可以建设公共基础设施。

周小川称,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二者目的都是为了服务的效率、安全可靠,因此鼓励多渠道研发竞争,并事先控制好实行可控的安排。

当下,新型电子货币和电子支付正在对跨境支付产生深远影响。

“当前全球跨境效率不高,但是跨境支付也涉及到国家的主权,跨境支付还没有一个全球的机构,它会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宏观政策的调整和金融稳定。”周小川表示,我们在支付上还没有形成稳定的篮子。

己上了大学,又听到了这些比来比去的刺语,心里的痛更是渐深,我不是那种顺来逆受的孩子,偶尔会争辩几句,换来的只是更冷落的白眼,慢慢地,我害怕见人,别人说的一字一句,我只能听之任之,索性,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紧锁房门,不愿抛头露面。怕自己曾经所受的伤害再次被剥开,我开始变的冷漠,没有人能原谅我的伤,我也不用去在意谁懂与不懂。 身若抽丝的苍白 这辈子我想大概就这样过了吧,现在的父亲母亲,一个比一个工作忙,家里总是冷冷清清,只有到年的时候才会团聚,总是在吵架声中度过。我想,他们大概也就吵架打算过一辈子了吧,却从未想过这个家会支离破碎。 放了假回家之后我才知道,他们两个勉强生活了25年,其实,母亲根本不爱父亲,尽管父亲对母亲也是如此冷漠,怪不得,怪不得,母亲从小待我就不亲,我的家长会,母亲从未去过,常年在外面工作不回家。大年三十那天回到家和父亲吵完架就走了,奶奶哭着对我说,我没家了,我笑了,吵吵闹闹,却没想到真的画上了句号,那一刻我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着,心都碎了…….原来,你们一个一个的已经渐行渐远……… 九夏忧伤的演绎 那时候还羞涩,对于爱的萌芽,还是会闭口不提。可是看着自己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甜蜜秀恩爱的样子,自己又羡慕不已,她们也曾问过我,我笑而不语,可能是因为没有遇见自己喜欢的人吧,也可能自己不够优秀吧。 其实,那时候也有人追我,初见他,是在初中一年的九月份,成了那种很聊的来的朋友,那时候,他总是问我,你为什么总笑得那么勉强?别人有欠你钱吗?我不语,只是淡然而笑,我想,他是不会懂我的。后来的后来,他总是在教室里故意找我的茬,我总是躲他远远地,不和他起中正面冲突   

所以,我们正在金融改革的变革节点,未来的挑战和机会并存。

  • 0
Hanada
Hanada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