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发布于 2019-08-21 阅读数 5001

纳什合约:制度科学的分娩 制度计算是区块链的未来

人在这个世界需要解决三个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人与自己的关系。

学术界的说法就是物质文化、制度文化和精神文化“三层次说”。

“器物层次”人类为了克服自然或适应自然,创造了物质文化,简单说就是指工具、衣食住行所必须的东西,以及现代高科技创造出来的机器等等。人类借助创造出来的物质文化,获取生存所必须的东西。

“制度层次”为了与他人和谐相处,人类创造出制度文化,即道德伦理、社会规范、社会制度、风俗习惯、典章律法等。人类借助这些社群与文化行动,构成复杂的人类社会。

“理念层次”为了克服自己在感情、心理上的焦虑和不安,人类创造了精神文化。比如艺术、音乐、戏剧、文学、宗教信仰等。人类借助这些表达方式获得满足于安慰,维持自我的平衡与完整。

——杨明华 编著. 《有关文化的100个素养》. 台北: 驿站文化. 2009年7月. ISBN 978-986-6838-80-4.

人与自然的关系,主要是解决饥饿和疾病问题。人类可以说已经基本解决这个问题,靠的主要是自然科学。

纳什合约:制度科学的分娩 制度计算是区块链的未来

联合国《2018年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报告称,不断有新的证据表明,全球饥饿人数正在上涨,2017年达到8.21亿人,即每九人中就有一人在挨饿。尽管如此,我们知道目前饥饿的主要原因是冲突和经济放缓。也就是说,是人与人的关系出了问题导致的,而不是人与自然的矛盾造成的。

纳什合约:制度科学的分娩 制度计算是区块链的未来

随着医疗卫生的进步和改善,全球人口预期寿命持续提高。例如,1950年代,全球人口出生时的平均预期寿命为46岁。但是到了2015年,已经提高到71岁。

人与人的关系,也就是人如何协作的问题,至今困扰人类!

今年夏天,全球无数抗议者走上街头,他们抗议的原因包括委内瑞拉的能源短缺,伊拉克的腐败问题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欧洲之行。2003年冬天,几乎有100万人走上伦敦街头,呼吁政府不要参与伊拉克战争。超过60个国家举行了类似的抗议。

——全球抗议浪潮滚滚 BBC剖析示威意义和影响 瓦莱丽亚·珀拉索(Valeria Perasso)BBC社会事务记者

人类回答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历史,基本可以分为三个时代。丛林时代、国家时代、市场时代

丛林时代,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

从原始社会到国家时代之前,人类社会的核心关系是丛林法则。这个时代人和人的关系实际上是弱肉强食,只有竞争,没有合作。竞争失败的结果很严重,那就是死亡。

纳什合约:制度科学的分娩 制度计算是区块链的未来

霍布斯在历史上第一个提出,人的本性就是自私自利、贪婪凶恶的,我们不能妄图改变人性,而只能在这个基础上建立一个国家,让人们用和平的手段来满足自己的利益。

很多人无法接受把人类描述的这么黑暗,但是,所有人又不得不承认,霍布斯的理论为现代国家使用暴力的必要性做了最深刻、最充分的论证,如果那个国家或民族在现实政治中忽视了霍布斯的逻辑,那就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霍布斯的经典名言是人贪生(欲望)怕死(恐惧)。如果所有人都扔进“自然”的笼子,后果一定是大家自相残杀,因为所有人都想要满足自己无止境的欲望,而你又有能力杀死我,那我经过理性思考后最好的选择就是先下手为强。

这种战争状态给每个人带来生存危机,逼迫我们每个人组成社会,来克服生存危机,这就是“社会契约”理论。所以,战争状态是源于天性,组成社会也是源于天性。

“社会契约”,指的是每个人签订一个契约,来决定大家共同组织一个社会。人是不可相信的,怎么保证社会契约的可信呢?霍布斯认为需要创造出这么一个比所有人都要强大的力量,这个强大的力量就是国家。

纳什合约:制度科学的分娩 制度计算是区块链的未来

国家时代,所有人和所有人的契约

霍布斯理论中的这个社会契约,就是所有人跟所有人都签订契约,把自己的自然权利,也就是动用一切数段捍卫生命安全的权利转让给这个强大力量,让它来确保契约能够成立,确保和平状态能否的到维护,这个强大力量就是国家。

国家,有时又作。从广义的角度,国家是指拥有共同的语言文化种族宗教血统领土政权或者历史社会群体;从狭义的角度,国家是一定范围内的人群所形成的共同体形式。

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国家在古埃及,第一个帝国则由阿卡德人所建立。

纳什合约:制度科学的分娩 制度计算是区块链的未来

古埃及(阿拉伯语:مصر القديمة‎)是位于非洲东北部尼罗河中下游地区的一段时间跨度近3000年的古代文明,开始于公元前32世纪左右时美尼斯统一上下埃及建立第一王朝,终止于公元前343年波斯再次征服埃及,虽然之后古埃及文化还有少量延续,但到公元以后的时代,古埃及已经彻底被异族文明所取代,在连象形文字也被人们遗忘后,古代史前社会留给后人的是宏伟的建筑与无数谜团,1798年,拿破仑远征埃及,发现罗塞塔石碑,1822年法国学者商博良解读象形文字成功,埃及学才诞生,古埃及文明才重见天日。直到今日都还不断被挖掘出来。

让我们从更广阔的视角,从社会的角度来洞察国家的内在逻辑。

美国生物学家(Edward O. Wilson)将社会(society)定义为:以相互协作的方式组织起来的一群同类个体。也就是说,一个人做决策的时候,不仅要考虑自己有什么选择,还需要考虑别人有什么选择。由于没有任何人的选择是给定的,每个人决策的的结果都会受到别人决策的影响。群体的这种互动行为,决定了个体的社会属性。

从人和人的互动角度来看,社会最基本的问题有两个。第一个是协调问题(coordination)。协调问题的核心是人们如何预测他人的行为,追求预期的一致性。比如交通出行的规则,靠右行或者靠左行就是典型案例。第二个是协作问题(cooperation)。协作问题的核心是激励,追求个人和集体利益的一致性。毕竟,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是矛盾的。

个体理性(利益)和集体理性(利益)之间存在冲突,就是合作困难,博弈论称之为囚徒困境。幸运的是,人类是理性的,在漫长的历史中,人们发明了各种各样的技术、制度、文化来克服囚徒困境的障碍,不断走向合作,由此才有了人类的进步。

纳什合约:制度科学的分娩 制度计算是区块链的未来

诸如语言、文字、产权、货币、价格、公司、利润、法律、社会规范、价值观念、道德标准,甚至钟表、计算机、网络等发明,都是人类走出囚徒困境、实现合作的重要手段。当然,每一次合作带来的进步,都伴随新的囚徒困境的出现。

——张维迎  《博弈与社会》

下面简单介绍一下博弈论。

博弈论有三个假设前提:(1)参与博弈的每个人是工具理性的。(2)第一点是所有人的共识。(3)所有人都了解博弈的规则。

小到喝酒的划拳,大到国家的战争都可以作为互动情形的一个博弈(Game);把参与互动情形的当事者,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都成为“参与人”(player),然后考察博弈的参与人如何进行决赛,以此预测博弈的结局如何。这样一种对所有互动情形统一处理的方法,正是博弈论成为一个“统一场理论”的原因。

在博弈论的囚徒困境中:尽管合作能够给双方带来好处,但双方仍然基于个体理性的策略,为了自己利益最大化而选择了不合作,最终导致整体利益不是最优。

囚徒困境中的每个人的最优选择与他人的选择无关,这种独立于他人选择的最优战略称为该参与人的占优战略(dominant strategy)。由于所有人都不再愿意单方面改变自己的战略,我们把囚徒困境中所有人的最优战略组合定义为均衡。

直白的说,我们人类合作的囚徒困境就是每个人都选择了对自己有利的,但伤害了整个社会。均衡说明,如果不改变游戏规则,谁都无能为力!

哪这个囚徒困境和国家有什么关系?

囚徒困境意味着个人理性不一定满足集体理性。其原因在于个人在决策时没有考虑自己行为的外部性。解决囚徒困境的出路不是否定个人理性,而是如何通过各种各样的制度设计达到个人理性和集体理性的统一,从而实现社会合作。

国家就是一种制度设计,代表社会整体利益,通过设计激励和惩罚的手段,引导个人为了追求自己的理性利益,进行合作,从而实现个人理性和集体理性的统一。而政府,就是国家这个第三方制度的代理人。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国家是解决囚徒困境最伟大的发明。

纳什合约:制度科学的分娩 制度计算是区块链的未来

国家机制是人类协作的创举,是居高不下的交易成本倒逼形成的。与交易相比,有时掠夺的成本要低得多,相互掠夺与担心被掠夺极大地阻碍了人类协作与交易,于是通过协商实现协作、完成交易、保护私权的公共机制即国家机制产生了。

国家机制从诞生发展到今天经历了一次又一次革命、变革的冲击,很多国家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卢梭、洛克、伏尔泰、孟德斯鸠、杰斐逊、富兰克林等精英在欧美国家创立了现代国家制度。

市场时代,现代公司制度下的劳动契约

如果互相交易能够获取最大的利益,谁还会铤而走险和人厮杀呢?

市场机制就像万有引力般存在于人类社会经济系统中。有商品就有交换,有交换就有市场,市场通过价格机制自动调整供需,像超级计算机一样实现资源优化配置。

企业制度历史悠久,但促使其登上历史舞台的是股份公司制度的出现。今天我们的生活被公司所包围,以至于我们几乎忽略该制度带来的历史价值。实际上,公司制度是一种可以与蒸汽机、计算机相提并论的制度发明。

纳什合约:制度科学的分娩 制度计算是区块链的未来

就是卖给中国人鸦片的这个英属东印度公司

15世纪末地理大发现之后,世界各大洋大洲开始融入全球化,国际商品贸易从此开启海洋时代的大门。在巨额利润的诱惑下,为了胡椒和香料,欧洲人远涉重洋,打开了东西方贸易的大门,这是一场逐利而冒险的博弈。1602年3月20日,在一位名叫约翰·奥尔登巴内费尔特的荷兰律师的斡旋下,荷兰议会批准并颁发了东印度公司成立特许状。根据议会的决定,公司拥有21年的远洋贸易垄断经营权。东印度公司成立后,开始向居民发售股票,首期募集650万荷兰盾,其中阿姆斯特丹的居民认购了57%,成为控股股东,就这样世界上第一个股份公司诞生了!东印度公司迅速崛起,成为当时全球最赚钱的公司,纵横海上40年,荷兰人逐渐控制了全球贸易的40%被称为海上马车夫,开启海洋霸权时代。

公司制为何具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股份公司制度与之前的企业制度有什么不同?

与之前的企业制度相比,股份公司最大的区别在于“有限责任”,“欠债可以不还”,“还能随时开溜”,这无疑极大地激发了市场的冒险精神,鼓励投资者、投机家和水手们跨越重洋、攫取暴利;同时,也给市场释放了巨大的风险,股份公司将远洋业务的巨大风险转嫁给了投资者。远洋业务(贸易、掠夺)存在天灾人祸、职业经理人跑路、周期长(甚至有去无回)等诸多不确定性因素,当投资人把钱投给公司后,即便是皇家公司,心理也是惴惴不安。东印度公司规定,首次分红是在十年之后,而等不及分红、担心不确定性风险的股东们,开始想办法、讲故事,把手中的股票转让出去,一来投机获利,二来转移风险,股票交易积少成多,阿姆斯特丹就形成了世界上第一个股票交易市场!股票市场的价值是提供了股权交易的流动性,为投资者退出获利、转移风险创造了便利。

公司本质上是法律上的人格化(减少外部性),是契约的集合体,是股东、董事、经理人、债权人、员工、客户、供货商、在地居民、政府之间的关系。公司治理结构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在不同的企业参与者之间分配企业的剩余索取权和控制权,而在这种游戏规则下,股东与经理人是如何对自己利益最大化进行博弈的,是一个企业的代理成本和激励问题。

——张维迎 《理解公司》

制度科学的分娩,我们迎来制度计算的时代

人类社会目前的社会治理方式,核心是精英治理,背后实际上代理人逻辑。

政府是国家的代理人,老板是公司的代理人,中介是平台的代理人。我们这个社会,实际上是个代理人社会!

代理人机制的背后是大规模标准化生产,辉煌的成绩单就是帮助人类解决生存问题。

以蒸汽动力应用为标志的第一次工业革命,为世界开启了机械化生产之路;以电力的应用为标志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催生了流水生产线与大规模标准化生产;以电子信息技术与互联网的应用为标志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促使制造业实现了自动化控制;

回顾历史,所有工业革命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人类的智慧都凝结在生产力上。简化一下就是,人类进步=生产力+科技。

但历史可能到了拐点,人类进步可能增加新公式: 人类进步=生产关系+科技。

纳什合约:制度科学的分娩 制度计算是区块链的未来

第一件事情就是科技的大爆发和大融合,以数字经济为代表的新兴经济扩张和成长,人类的伦理水平全面提升。但是最重要的是改变历史和走向的节点都已经形成,你们都在这个节点之中,主要的未来走向开始清晰。虽然没有可能具体化,但是影响21世纪中后期,出生于1980、1990和2000后的历史人物已经走上历史舞台。这里有一堆80后、90后,他们对未来的影响不可低估。在你们这一代人中,无疑会产生影响21世纪的前10人,前20人,甚至前50人。

2020年最重要的选择就是制度+科技创新,其中会发生共享经济、绿色经济、合作经济、社会企业全面性的结合。

——经济学家 朱嘉明

也就是说,自然科学解决生产力问题,制度科学解决生产关系问题。

之所以叫科学,就是量化、可重复、可以验证。制度的科学化就是通过智能合约来实现合约的科学性。为了方便,我们称制度科学的应用场景为制度计算、制度计算经济学、计算法学等等。

制度计算问题,当前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代理人问题。

委托-代理问题(英语:principal–agent problem),又称代理问题(agency problem),代理两难(agency dilemma),指委托人(principal)与代理人(agent)之间因目标不一致,而产生利益冲突之情事。当代理人本身存在某种动机,驱使他的行为目标着重在于增加自身的利益,而不是增加委托人的利益,就会出现这个两难现象。研究这个问题在政治科学经济学中获得很大的重视。

在公司的经营者(代理人)与股份持有者(委托人),共同基金的管理者(代理人)与投资者(委托人),或是政治家(代理人)及选民(委托人)之间的关系,都可以观察到代理问题的存在。

区块链只是制度计算的一部分 目前解决的是代理人问题

由比特币、区块链、智能合约发展起来的技术系统,我们都可以称之为制度计算技术。而当前区块链行业关心的去中心化问题,本质上是代理人问题。

从上面博弈论论证我们知道,代理问题背后是囚徒困境问题。代理人这个第三方、或者中心必须存在。分布式账本技术或者区块链技术,只是把代理人的部分角色用数学算法实现。

具体来说,一个系统的游戏规则有三个核心关键点。一个是规则的决策和修改,在区块链里表现出来就是客户端的代码升级。一个是规则的执行。区块链的POW记账就是一个典型场景。一个是规则的监督。这个在区块链中表现为记账合法性的校验等。

现在的区块链技术,只在规则执行层面解决了代理人问题。也就是说,不用具体节点而是抽象的算法来执行规则。但规则的决策,还是“中心化”或者还是有具体代理人的。这在以太坊中,规则的代理人就是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为代表的核心开发团队。

比特币和以太坊强行硬分叉,完全暴露了这个问题。在某种程度上,这宣告了“去中心化”的破产。

但是,这在制度计算里是个实施方案的细节问题。在制度计算的眼里,代理人这个“中心”是去不掉的,真正需要做的是代理本身这个中心的升级和优化。

区块链在制度计算中的演进方向

人类社会目前的社会治理方式,核心是精英治理。比如三权分立,是西方一种关于国家政权架构和权力资源配置的政治学说,主张立法、行政和司法三种国家权力分别由不同机关掌握,各自独立行使、相互制约制衡。

模仿现实社会的委托代理人制度设计思路,在数字空间,三权分立可能升级成合约的治理,合约内的决策,合约的执行。

根据调研公司Garter的说法,一个理想的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网络有以下三个特质:

纳什合约:制度科学的分娩 制度计算是区块链的未来

决策权:由可以代表大众的民主制度来进行最高级别的、超出协议之上的决策,实际是精英代理人制度。

执行权:由一个高度分散化的矿工或者利益相关方(持有低于5%的个体)来进行协议内的决策,这个部分已经是代理人制度的部分“去中心化”。

监督权:由大量廉价的和分布式的节点来验证网络交易,代理人完全“去中心化”。

总结一下,三权分立实际上是一种博弈竞争,通过分散权利进行整体的制衡。如果只是把制度搬到了数字空间,

那么代理人制度计算化的伟大意义在哪里呢?

很简单,答案就在于迭代。量化、可重复、可验证的制度,在计算的世界里,会疯狂的迭代、升级。

  • 0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