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发布于 2019-08-21 阅读数 3939

朱嘉明演讲的再思考:“货币金融霸权”的两个层次

8月20日,著名经济学家、数字资产研究院院长朱嘉明教授发表了《2020年代:全球货币体系转型的关键十年》的主题演讲(点击查看演讲全文)。

朱嘉明教授指出,2020年代最重要的选择是制度+科技创新,其中包括共享经济、绿色经济、合作经济、社会企业。2020年代的货币经济的目标是普惠金融。关于货币经济现状,需要强调的四点是:货币金融霸权和垄断走向终结、货币金融科技革命走向成熟、货币金融资源分配不均趋于平等化、货币金融体系呈现多元化。

以下是本文作者龙白滔,对于朱嘉明教授演讲的再思考:

(作者简介:龙白滔,清华大学计算机本科、硕士和博士。区块链技术和货币金融理论独立研究员,师从著名经济学家朱嘉明。中国第一本Libra专著作者之一。连续创业者。曾创立知象科技专注于金融云计算、量化投资、和机器学习等领域,从启赋资本获得2750万人民币投资;曾担任中金甲子投资基金首席技术官;曾任万向控股旗下通联数据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战略官;之前曾在埃森哲咨询和IBM全球咨询服务部门担任金融服务领域的高管,曾代表埃森哲担任上海证券交易所新一代交易系统项目总设计师。)

朱老师讲的“货币金融霸权和垄断走向终结”,什么是货币霸权?现在的货币霸权是如何形成的?用什么方法来终结货币霸权?

我认为可以至少从两个层次来理解“货币金融霸权”。

第一是超主权货币金融层次,这一层次中目前唯一能称得上“金融霸权”的只有美元,英镑、欧元和日元等只称得上是美元的“卫星”货币,人民币尚不成气候。美元霸权是如何形成的?美国的国际收支赤字。美国政府神奇地将自己的债务国地位变成征收全球税的工具,为配合美元霸权的形成,相关的国际金融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政策配合,美国国内保护性贸易政策(如针对农业)、美国全球军力、领先科技等的制度和实力的配合。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层次需要被颠覆的其实只有一个目标,但美元霸权的形成有历史机遇、政治制度、经济和军事实力等的配合。这个层次上“终结美元霸权”我认为任务极其艰巨。比特币到现在的尝试,甚至在作为一种通用的货币这个层面都尚未成功。以Libra为代表的超主权货币,大概率会成为美元国际化的助手,不能堪当大任。

我认为这个层次消除货币金融霸权,可能有效的方式是“扶持人民币成为世界货币的另一极”。如果没有能力终结或者取代一个目标,那比较合适的策略就是让它最近的竞争者成为它势均力敌的对手。有人可能会问,人民币是否也会学习美元霸权的机制,将人民币输出成为第二全球税的工具呢?即使存在人民币霸权的可能性,但表现形式和形成机制肯定会有不同。人民币现在最大的问题或者说”优势“并不是巨额国际收支赤字,而是巨额收支盈余,这种盈余大部分是以美元国债的形式存在的,且中国防御性的军事实力而非美国扩展性的军事实力,中国的科技与美国相比也存在较大的差距,人民币并不存在类似美元霸权形成和巩固所需要的金融、经济、军事和科技条件。人民币不太可能形成货币霸权的更深层次的理由可能来源于中国人的儒家文化价值观,内聚而非扩展,和谐而非竞争,共赢而非单赢。

第二个层次是主权货币金融层次,这一层次上几乎所有的主权货币都可能是被颠覆的对象。既然咱们说中文,就以人民币为例,免得有读者批评我”无底线为人民币唱赞歌“。人民币作为主权货币这个层次,普通老百姓对“霸权”最直观的感受应该来自人民币的“超发”导致自己所持货币和资产的贬值。另一个更具有隐藏性的“霸权”其实来自铸币税的分配。人民币目前最主要的发行机制是基于美元外汇占款——即中国外贸企业将出口所获得的美元收入被强制性地交给人民银行兑换为人民币在国内流通。中国外汇管理当局将所获得的美元大部分流回美国购买美元国债,一部分用于全球投资(通过外管局和中投等机构)。中国外汇管理当局每年持有美元国债,或者做全球投资,当然有收益,但具体数字从来没有公开过。我们拿港金局作为对比。港金局的外汇管理基金过去三年的平均年收益率接近2%,我们假设中国外汇管理的水平和香港接近,计算为2%好了。中国目前外汇储备规模,上个月的数字,3.1万亿美元,那么我们合理假设去年中国外汇管理的收益是620亿美元,接近4000亿人民币。这4000亿人民币是什么?人民币的运营利润,或者说央行这个层面的铸币税(不含商业银行层面)。中国老百姓贡献了人民币发行的储备物——美元,但货币体系的收益他们却一分收益也不能分享。

这是我理解最大的主权货币层次的“金融霸权“。我们再来说”超发“,老百姓不懂经济和金融原理,看到货币超发只会抱怨政府/银行滥印钞票,但很多时候人民币的发行,可能是被逼与美元货币政策同步(如美元全球放水,中国被动地获得了更多的美元),或者是出于抑制通缩刺激消费和增加支出的需要等。因此国内货币的这些问题,本质上是货币政策无效的表现,而非想象中的“某利益群体”通过货币超发收割老百姓的财富。老百姓还有一个痛苦就是资金使用成本太高,例如当前中国央行的政策利率接近2.5%,但实际上只有少数企业能够从银行获得5%成本的资金,大部分企业或者家庭的资金使用成本这10%以上。因此针对这些现象,解决方案是什么?

  1. 解耦人民币与美元,消除人民币对美元货币政策和商业周期的依赖;

  2. 赋予央行更强的货币创造和供给能力,让货币政策更加有效,更有效地对应商业周期;

  3. 央行利率更加市场化;

  4. 允许非官方机构发行的铆钉人民币的稳定币,即民间Libra,这样可以降低资金使用成本和更公平的铸币税分配。

所以主权货币这个层次的货币霸权,我认为有两个解决方案,第一当然是央行数字货币,第二是民间Libra,后者可以改变铸币税的分配机制,让铸币税分配更加公平和合理。

  • 0
区块链智慧谷
区块链智慧谷

0 条评论